简报三: 一个重大警示

我们迫切地希望告诉你们更多关于你们世界发生的情况,并且如果可能的话,帮助你们看到从我们的观测位置所看到的东西。我们意识到这难以接受,并将造成巨大的焦虑和关注,但是你们必须被告喻。

从我们的观点看,情况非常严重,我们认为如果人们不能被如实告知的话,那将是巨大的不幸。你们生活的世界里有太多的欺骗,其他许多世界也同样如此,以至真相尽管显在和明显,还是不被认知,它的征象和讯息不被注意。因此,我们希望我们的存在能帮助澄清画面,帮助你和他人看清真实发生的情况。在我们的感知里没有这些妥协,因为我们就是被派来见证我们现在所描述的事件的。

久而久之,或许你们自己也能认知这些情况,可是你们已经没有时间了。现在时间短暂。人类对大社区力量现身所进行的准备远远落后于计划。很多重要人物没有回应。针对世界的侵犯正在加速,比原来预期的步伐要快得多。

时间所剩无己,然而我们带着鼓励而来,鼓励你们分享这一信息。正如我们在前面的讯息里提到的,世界正在被渗透,思维环境正在受到改造和预备。其目的不是毁灭人们,而是要利用他们,让他们成为一个更巨大“集团”的劳工。世界机构,尤其是自然环境受到珍视,探访者们希望保存它们为自己所用。他们不能生活在这里,因此为了获得你们的拥戴,他们在使用我们所描述的很多手段。我们会继续在我们的阐述里澄清这些事情。

我们的到来受到几方面因素的阻挠,其中之一就是我们必须直接触及的那些人的缺乏准备。我们的发言人,本书的作者,是唯一一个我们得以建立稳固联系的人,因此我们必须将这些重要信息传递给我们的发言人。

他们将试图说服最强大国家的领袖们开始接受探访者的存在,并通过承诺双方共同利益,有时甚至对某些人承诺对世界的主导权,来劝说他们接受礼赠和合作。

据我们了解,按照你们探访者的观点,美国被认为是世界领袖,因此重心会放在这里。但是其他主要国家也将被接触,因为它们也被认知掌握着权力,权力被探访者们理解,因为他们毫不质疑地遵循着权力指令,其服从程度远胜于你们世界。

他们将试图说服最强大国家的领袖们开始接受探访者的存在,并通过承诺双方共同利益,有时甚至对某些人承诺对世界的主导权,来劝说他们接受礼赠和合作。处于世界权力架构中的一些人将会对此劝诱给予回应,因为他们认为这是一个伟大的机会,能够带领人类摆脱核战争的阴影,在地球上建成一个新社区,一个由他们领导并服务于他们个人目标的社区。然而,这些领袖们被骗了,因为他们不会被授予这个王国的钥匙。他们将只是权力过渡时期的管理者。

你们必须理解这些。这并不很复杂。从我们的视野和观测位置来看,这显而易见。我们在其他地方看到过这个。这是那些拥有自己集团的成熟族群组织招募像你们这样的新兴世界的办法之一。他们坚定相信他们的计划是正义的,是为了使你们世界变得更美好,因为人类不被高度尊重,从他们的观点来看,你们尽管存在某些优点,但你们的缺点远超过你们的潜力。我们不赞成这种观点,不然的话,我们也不会采取这种姿态,不会作为人类的盟友来为你们提供服务了。

因此,人类在辨识方面存在着巨大困难,巨大挑战。人类面临的挑战是理解谁是真正的盟友,并能够把他们和潜在的对手区分开。这里不存在中立方。这个世界太珍贵了,它的资源被认为是独特的并拥有巨大的价值。在涉入人类事务的族群里不存在中立组织。外星干涉的真正本质是发挥影响和掌控,并最终在这里确立统治地位。

我们不是探访者。我们是观察者。我们不对你们的世界宣称主权,我们不计划在此确立我们自己。因此,我们的名字保持隐匿,因为除了以这种方式向你们提供辅导外,我们不寻求和你们建立关系。我们无法控制结局。我们只能就你们民众面临这些重大事件时必须做出的选择和决定提供建议。

人类有着远大前程,并且孕育了丰富的灵性传承,但是对于正在迈进的大社区却一无所知。人类是分裂的、内讧的,因此很容易被外来力量所操控和侵犯。你们的民众只专注于今天的事务,却未能认知明天的实相。如果无视世界的更伟大运动,并假想当前发生的干预对你们有利的话,你们怎么可能获得任何益处呢?如果你们能看清事情真相的话,相信你们中间没有一个会这样认为。

某种意义上说,这是视野问题。我们能看到而你们看不到,因为你们没有观测点。你们必须走出你们的世界,走出你们世界的影响力范围,才能看到我们所看到的。不过,为了看到我们所看到的,我们必须保持隐匿,因为一旦被发现,我们肯定会被消灭。因为你们的探访者们认为他们在这里的使命至关重要,他们认为地球在几个目标星球里是最具希望的。他们决不会因为我们而停止。因此,这关乎你们自己的自由,你们必须去珍惜,你们必须去捍卫。我们无法代替你们去做。

任何世界,如果想在大社区里建立自己的统一、自由和独立自主,必须首先确立这一自由,并在必要时捍卫它。否则,必然陷入被统治的结局,而且是彻底被统治。

这样产生的后代最适合成为人类的新领袖,一个诞生于探访者的意志和活动的领袖。

为何探访者想得到你们的世界?这显而易见。他们并非对你们特别感兴趣。而是你们世界的生物资源。是这个太阳系所处的战略地位。只因这些被珍视并能够被利用,你们对他们才是有用的。他们将提供你们想要的,他们将讲你们想听的。他们将提供诱惑,他们将利用你们的宗教和你们的宗教理想来使你们更有信心并更相信,他们比你们更理解你们世界的需求,并能通过服务于这些需求给这里带来更大的安宁。因为人类似乎没有能力实现团结和秩序,于是许多人将向他们认为更有可能做到这点的外族敞开思想和心扉。

在第二部分,我们简单讲述了杂交计划。一些人曾听说过这一现象,我们理解人们就此有过一些探讨。隐形存在们告诉我们,针对这个计划的存在,有着不断增长的觉知,但不可思议的是人们竟看不出其明显用意,因为人们在这个问题上太沉溺于自己的偏好,对于应对这一干预所代表的含义太缺乏准备。显然,杂交计划是试图将人类对这个物质世界的适应性与探访者的集体思想和集团意识相结合。这样产生的后代最适合成为人类的新领袖,一个诞生于探访者的意志和活动的领袖。这些个体在世界上拥有血缘关系,因此其他人会和他们关联,并接受他们的存在。然而他们的思想没有和你们在一起,他们的心也没有和你们在一起。尽管他们可能同情你们的状况以及你们未来可能的境况,但他们既没有个人权威,也没有接受过内识和洞见之路的培训,因而无法协助你们或抵制养育他们并赋予他们生命的集团意识。

你看,个人自由不被探访者所重视。他们认为那是鲁莽的,不负责任的。他们只理解他们自己的集团意识,认为这是荣耀和神圣的。然而他们无法触及真正的灵性,这在宇宙中被称为内识,因为内识诞生于个体的自我发现,并透过高品质的关系而产生。而在探访者的社会构架里,两样皆不存在。他们无法独立思考。他们的意志不属于他们自己。因此他们自然不会尊重你们世界发展这两个伟大现象的前景,更不会致力于培养这些。他们只寻求服从和效忠。他们将在世界上倡导的灵性教育只是为了让人们顺从、敞开心扉以及打消疑虑,从而可以获取他们从未赢得的信任。

我们已在其他世界看到过类似情况。我们看到过整个世界陷入这类集团的控制之下。宇宙中存在着许多这样的集团。因为这些集团从事星际贸易并涉足广大区域,所以他们不带偏差地坚持严格服从。他们中不存在个体性,至少不存在你们能认知的个体性。

我们不敢肯定是否能在你们的世界里找出相似的例子,但我们被告知你们世界存在着跨文化商务集团,拥有巨大的权力,但只由少数人执掌。这可能是我们所描述状态的一个比较接近的类比。然而,我们所说的远比你们世界所见的更强大、更邪恶、更成熟。

你们中间已经行走着一些诞生于探访者意识和集团努力的个体。

确实,对于所有的智能生命来说,恐惧是一种破坏性力量。但如果能被正确感知的话,其实恐惧只是服务于一个目的,就是通知你危险的存在。我们关注,这是我们恐惧的本质。我们理解什么处于危险之中。这是我们关注的本质。你们的恐惧是因为你们不知道正在发生什么,因而这是一种破坏性的恐惧。这一恐惧无法给你们赋权或是为你们提供你们所需的感知,以理解你们世界里正在发生什么。

如果你们能被告喻,那么恐惧转化成关注,关注转化成建设性的行动。我们不知道还有什么其他方式可以进行描述。

杂交计划非常成功。你们中间已经行走着一些诞生于探访者意识和集团努力的个体。他们无法长久居住这里,但再过几年时间,他们就能永久地生活在你们世界的表面。通过基因工程的完善,这些人看起来和你们只有轻微的差别,主要在于他们的举止和仪态,而非在于他们的外貌,因此他们很难被发觉或认出。然而,他们将拥有更强大的思想技能。这使他们有着你们无法比拟的优势,除非你们受到了洞见之路的训练。

这就是人类正在迈进的更广大实相——一个充满神奇和恐怖的宇宙,一个影响力的宇宙,一个竞争的宇宙,然而也是一个充满恩宠的宇宙,它很像你们自己的世界,只是无限广大得多。你们寻找的天堂不在这里。然而,你们必须应对的势力在这里。这是你们族群所面对的最重大关口。我们小组里的每个成员都曾在我们各自的世界里经历过这个,这里存在大量的失败,只有少数成功了。那些能够维护自己自由和独立的族群,必须实现强大和统一,并可能要在很大程度上避免与大社区互动以维护这一自由。

如果你们思考这些,可能你们将看到你们自己世界的前景。隐形存在们告诉我们许多关于你们的灵性发展及其伟大前途,但他们也同时辅导我们,现在你们的灵性倾向和理想正在受到强烈的操控。整套的教育体系被引入世界,教导人们默从,放弃重要能力,只重视享乐和舒适。这类教育使人们丧失了接触自己内在内识的能力,直至某天人们感觉他们完全依赖于他们无法识别的更强大势力。到那个时候,他们将顺从地去做给他们做的任何事,即使感到有些不对,他们也已经失去了反抗的力量。

人类已经在隔离里生活了很长时间。或许人们认为这种干预不可能发生,每个人都对自己的意识和思想拥有主导权。但这仅仅是假设。不过,我们也被告知,你们世界的智者已经学会超越这些假设,并获得了力量建立他们自己的思维环境。

我们恐怕我们的话已为时太晚,产生的影响力太小,我们选择的信息接收人太缺少帮助和支持,而无法使这一信息传播出去。他将面对怀疑和嘲讽,因为没人相信他,他所要说的与很多人假想为真的情况相矛盾。那些已陷入外星说服的人,他们尤其将反对他,因为在这方面他们别无选择。

当前,有不只一个集团在这里为各自利益相互竞争。这将人类置于一系列很特别同时又有启发性的境况之下。

针对这种严峻现状,所有生命的创造者发来了一个准备,一个关于灵性能力和辨识、力量和成就的教程。如同遍布宇宙的许多存有一样,我们也是这一教程的学生。这一教程是一种神圣干预形式。它不属于任何世界。它不是任何族群的财产。它不以任何英雄或女杰、任何个人为中心。这一准备就在这里。它将被需要。从我们的观点看,这是当前唯一能给人类一个机会在面对你们在大社区里的新生活时实现智慧和辨识的东西。

正如你们世界历史上曾经发生过的,首批到达新地域的是探索者和征服者。他们不是为了利他原因而来。他们来寻求权力、资源和统治。这是生命的本质。如果人类谙熟大社区事务的话,你们就会抵制任何对你们世界的探访,除非事先订立了双边协议。你们就会有足够的认知,不允许你们的世界如此孱弱易感。

当前,有不只一个集团在这里为各自利益相互竞争。这将人类置于一系列很特别同时又有启发性的境况之下。正因为如此,探访者的信息经常前后不一致。他们之间存在着冲突,但如果发现共同利益,他们就会彼此协商。然而,他们依然是竞争关系。对他们来说,这里是新疆域。对他们来说,你们只是被看作可利用。当你们被认为不再有利用价值时,你们将被简单抛弃。

在此,对你们世界民众,尤其居权力和责任地位的那些人来说,认出灵性临在和大社区探访者的区别是一个巨大挑战。然而你们怎么可能具备做出这一分辨的体系呢?你们从哪儿能够学习这些呢?你们世界里谁能传授大社区实相呢?唯有一个来自世界以外的教程能够让你们对世界以外的生命进行准备,现在世界外的生命就在你们世界上,寻求确立他们自己,寻求拓展它的影响,寻求赢得各地人们的思想、心灵和灵魂。这如此简单。然而又是如此毁灭性。

因此,我们这些讯息的任务是带来一个重大警示,但只有警示是不够的。必须在你们的民众中存在一种认识。至少有足够的人必须理解你们正面临的实相。这是人类历史上最重大的事件——对人类自由的最重大威胁,和人类实现团结合作的最伟大机遇。我们认知这些伟大益处和可能,但随着一天天过去,希望变得越来越渺茫——因为越来越多的人陷进去,他们的觉知被重新调制和构建,因为越来越多的人在学习探访者所倡导的灵性教育,越来越多的人变得更加默从且更难辨识。

我们接受隐形存在们的委派以观察者的身份来此服务。如果成功了,我们将留在你们世界附近一段时间以继续为你们提供信息。之后,我们将返回自己的家园。如果失败了,如果浪潮转向反人类的一边,如果巨大黑暗、霸权统治的黑暗笼罩了世界,那我们将必须离开,带着我们未完成的使命。无论何种结果,我们都不会留在这里,当然如果你们显现了希望的话,我们会留下来直到你们安全为止,直到你们可以自我支持为止。这要求你们自给自足。如果你们开始依赖外族贸易,这会造成被外来者操控的巨大风险,因为人类尚未强大到足以抵御对思维环境能够进行并正在进行影响的力量。

探访者们将会努力制造他们是“人类的盟友”的印象。他们会说他们是来拯救人类的,只有他们能提供人类无法给自己提供的伟大希望,只有他们能在世界上建立真正的秩序和和谐。但这种秩序和和谐是他们的,不是你们的。他们承诺的自由不是给你们享受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