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 年来,我一直沉浸在一种宗教体验里。这导致了我接收大量著作,关于人类灵性本质和人类在一个宇宙智能生命更广大场景里的天命。

这些著作被包含在新讯息的教程里,它们涵盖了一个阐释’大社区’——我们认知为我们的宇宙的广阔空间和时间——里的生命和上帝的临在的神学体系。

Marshall Vian Summers

我所接收的宇宙论包含着很多讯息,其中之一便是人类正在迈进一个智能生命大社区,为此我们必须进行准备。这一讯息内含的理解是,人类在宇宙里并不孤单,甚至在我们自己的世界里也不孤单,在这个大社区里,人类将拥有朋友、竞争者和对手。

这一更广大实相,通过 1997 年第一组人类的盟友简报突然且出乎意料的传递,戏剧性地得到了确认。三年前的 1994 年,在我的著作大社区灵性–一个新启示中,我接收了可供理解盟友简报的神学体系。

那时,作为我灵性工作和著述的结果,我开始认知,人类在宇宙中拥有盟友,他们关心我们族群的福祉和未来的自由。在不断揭示给我的宇宙论中有着一个理解,即在宇宙智能生命的历史里,先进伦理的族群有义务将其智慧传授给如我们这样的年轻新兴族群,而且这种传授必须在不直接 干涉或干预年轻族群事务的情况下发生。此中的意图是告喻,而非干涉。

我们正在走向一个极度孱弱易感的位置。随着资源枯竭、环境退化的阴霾以及人类家庭进一步走向分裂的风险与日俱增,对我们进行干预的时机成熟了。

这种“智慧的薪火相传”代表了一个长期存在的伦理体系,针对与新兴族群的接触以及这应该如何开展。两组人类的盟友简报便是这种不干涉和合乎伦理道德的接触模式的明确示例。这种模式应成为指路明灯和标准,我们应该期望其他族群在试图与我们接触或访问我们世界时遵守这一标准。然而,这一合乎伦理道德的接触范例与当今世界发生的干预形成了鲜明的对照。

我们正在走向一个极度孱弱易感的位置。随着资源枯竭、环境退化的阴霾以及人类家庭进一步走向分裂的风险与日俱增,对我们进行干预的时机成熟了。我们看似隔离地生活在一个富饶和宝贵的世界上,它被我们疆域以外的其他族群所垂涎。我们是纷扰和分裂的,看不到正在干预我们疆界的巨大危险。有关隔离原住民第一次面对干预的命运,是历史上一再重演的现象。我们对宇宙智能生命的力量和仁慈抱有不切实际的假设。直到现在,我们才刚刚开始估量我们在自己的世界里为自己制造的局面。

这个不为人们欢迎的真相就是,人类家庭没有为直接接触体验做好准备,当然也没有为干预做好准备。我们首先必须把自己的家园处理妥当。我们还不具备族群成熟度来以团结、力量和辨识的姿态与大社区其他族群参与。除非我们达到这样的位置,如果我们真的能够的话,否则任何族群都不应企图直接干预我们的世界。盟友为我们提供了大量所需的智慧和洞见,然而他们不干预。他们告诉我们,我们的命运是,也应该是,掌握在我们自己的手中。这就是宇宙中自由的负担。

然而,干预无视我们的缺乏准备而正在发生著。人类现在必须为此,为人类历史上最后果严重的关口进行准备。我们并非只是这一现象的不经意的见证人,而是正处在它的最核心。不论我们觉知与否,它都在发生。它有力量改变人类的结局。它攸关我们是谁和我们为何此刻身处世界。

新讯息被赋与我们,以提供我们面临这一重大关口所需要的教导和准备,以复兴人类精神,并为人类家庭设定一个新进程。它讲述人类团结和合作的紧迫需要;讲述内识,即我们的灵性智能的重要性;讲述我们现在站在太空关口所必须承担的更伟大责任。它代表来自所有生命的创造者的一个新讯息 。

我的使命是将这一更伟大宇宙论和准备带进世界,并为挣扎中的人类带来一个新的希望和前途。我的长期准备和新讯息 的宏大教程,在此就是为了这一宗旨。人类的盟友简报只是这一更巨大讯息的一小部分。现在是结束我们无休止的冲突并为大社区生命进行准备的时候了。为此,我们需要对自身作为同一民族——源自合一灵性的这个世界的原住民——并对我们作为宇宙中一个年轻新兴族群所处的孱弱地位拥有一个新的理解。这是我带给人类的讯息,这是我来此的原因。

 

马歇尔·维安·萨摩斯

marshallsummer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