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類的盟友》第一部 簡報三 一個重大警示

我們迫切地希望告訴你們更多關於你們世界發生的情況,並且如果可能的話,幫助你們看到從我們的觀測位置所看到的東西。我們意識到這難以接受,並將造成巨大的焦慮和關注,但是你們必須被告喻。

從我們的觀點看,情況非常嚴重,我們認為如果人們不能被如實告知的話,那將是巨大的不幸。你們生活的世界裡有太多的欺騙,其他許多世界也同樣如此,以至真相儘管顯在和明顯,還是不被認知,它的徵象和訊息不被注意。因此,我們希望我們的存在能幫助澄清畫面,幫助你和他人看清真實發生的情況。在我們的感知裡沒有這些妥協,因為我們就是被派來見證我們現在所描述的事件的。

久而久之,或許你們自己也能認知這些情況,可是你們已經沒有時間了。現在時間短暫。人類對大社區力量現身所進行的準備遠遠落後於計劃。很多重要人物沒有回應。針對世界的侵犯正在加速,比原來預期的步伐要快得多。

時間所剩無己,然而我們帶著鼓勵而來,鼓勵你們分享這一信息。正如我們在前面的訊息裡提到的,世界正在被滲透,思維環境正在受到改造和預備。其目的不是毀滅人們,而是要利用他們,讓他們成為一個更巨大“集團”的勞工。世界機構,尤其是自然環境受到珍視,探訪者們希望保存它們為自己所用。他們不能生活在這裡,因此為了獲得你們的擁戴,他們在使用我們所描述的很多手段。我們會繼續在我們的闡述裡澄清這些事情。
我們的到來受到幾方面因素的阻撓,其中之一就是我們必須直接觸及的那些人的缺乏準備。我們的發言人,本書的作者,是唯一一個我們得以建立穩固聯繫的人,因此我們必須將這些重要信息傳遞給我們的發言人。

據我們瞭解,按照你們探訪者的觀點,美國被認為是世界領袖,因此重心會放在這裡。但是其他主要國家也將被接觸,因為它們也被認知掌握著權力,權力被探訪者們理解,因為他們毫不質疑地遵循著權力指令,其服從程度遠勝於你們世界。

他們將試圖說服最強大國家的領袖們開始接受探訪者的存在,並通過承諾雙方共同利益,有時甚至對某些人承諾對世界的主導權,來勸說他們接受禮贈和合作。處於世界權力架構中的一些人將會對此勸誘給予回應,因為他們認為這是一個偉大的機會,能夠帶領人類擺脫核戰爭的陰影,在地球上建成一個新社區,一個由他們領導並服務於他們個人目標的社區。然而,這些領袖們被騙了,因為他們不會被授予這個王國的鑰匙。他們將只是權力過渡時期的管理者。

你們必須理解這些。這並不很複雜。從我們的視野和觀測位置來看,這顯而易見。我們在其他地方看到過這個。這是那些擁有自己集團的成熟族群組織招募像你們這樣的新興世界的辦法之一。他們堅定相信他們的計劃是正義的,是為了使你們世界變得更美好,因為人類不被高度尊重,從他們的觀點來看,你們儘管存在某些優點,但你們的缺點遠超過你們的潛力。我們不贊成這種觀點,不然的話,我們也不會採取這種姿態,不會作為人類的盟友來為你們提供服務了。

因此,人類在辨識方面存在著巨大困難,巨大挑戰。人類面臨的挑戰是理解誰是真正的盟友,並能夠把他們和潛在的對手區分開。這裡不存在中立方。這個世界太珍貴了,它的資源被認為是獨特的並擁有巨大的價值。在涉入人類事務的族群裡不存在中立組織。外星干涉的真正本質是發揮影響和掌控,並最終在這裡確立統治地位。

我們不是探訪者。我們是觀察者。我們不對你們的世界宣稱主權,我們不計劃在此確立我們自己。因此,我們的名字保持隱匿,因為除了以這種方式向你們提供輔導外,我們不尋求和你們建立關係。我們無法控制結局。我們只能就你們民眾面臨這些重大事件時必須做出的選擇和決定提供建議。

人類有著遠大前程,並且孕育了豐富的靈性傳承,但是對於正在邁進的大社區卻一無所知。人類是分裂的、內訌的,因此很容易被外來力量所操控和侵犯。你們的民眾只專注於今天的事務,卻未能認知明天的實相。如果無視世界的更偉大運動,並假想當前發生的干預對你們有利的話,你們怎麼可能獲得任何益處呢?如果你們能看清事情真相的話,相信你們中間沒有一個會這樣認為。

某種意義上說,這是視野問題。我們能看到而你們看不到,因為你們沒有觀測點。你們必須走出你們的世界,走出你們世界的影響力範圍,才能看到我們所看到的。不過,為了看到我們所看到的,我們必須保持隱匿,因為一旦被發現,我們肯定會被消滅。因為你們的探訪者們認為他們在這裡的使命至關重要,他們認為地球在幾個目標星球裡是最具希望的。他們決不會因為我們而停止。因此,這關乎你們自己的自由,你們必須去珍惜,你們必須去捍衛。我們無法代替你們去做。

任何世界,如果想在大社區裡建立自己的統一、自由和獨立自主,必須首先確立這一自由,並在必要時捍衛它。否則,必然陷入被統治的結局,而且是徹底被統治。

為何探訪者想得到你們的世界?這顯而易見。他們並非對你們特別感興趣。而是你們世界的生物資源。是這個太陽系所處的戰略地位。只因這些被珍視並能夠被利用,你們對他們才是有用的。他們將提供你們想要的,他們將講你們想聽的。他們將提供誘惑,他們將利用你們的宗教和你們的宗教理想來使你們更有信心並更相信,他們比你們更理解你們世界的需求,並能通過服務於這些需求給這裡帶來更大的安寧。因為人類似乎沒有能力實現團結和秩序,於是許多人將向他們認為更有可能做到這點的外族敞開思想和心扉。

在第二部分,我們簡單講述了雜交計劃。一些人曾聽說過這一現象,我們理解人們就此有過一些探討。隱形存在們告訴我們,針對這個計劃的存在,有著不斷增長的覺知,但不可思議的是人們竟看不出其明顯用意,因為人們在這個問題上太沈溺於自己的偏好,對於應對這一干預所代表的含義太缺乏準備。顯然,雜交計劃是試圖將人類對這個物質世界的適應性與探訪者的集體思想和集團意識相結合。這樣產生的後代最適合成為人類的新領袖,一個誕生於探訪者的意志和活動的領袖。這些個體在世界上擁有血緣關係,因此其他人會和他們關聯,並接受他們的存在。然而他們的思想沒有和你們在一起,他們的心也沒有和你們在一起。儘管他們可能同情你們的狀況以及你們未來可能的境況,但他們既沒有個人權威,也沒有接受過內識和洞見之路的培訓,因而無法協助你們或抵制養育他們並賦予他們生命的集團意識。

你看,個人自由不被探訪者所重視。他們認為那是魯莽的,不負責任的。他們只理解他們自己的集團意識,認為這是榮耀和神聖的。然而他們無法觸及真正的靈性,這在宇宙中被稱為內識,因為內識誕生於個體的自我發現,並透過高品質的關係而產生。而在探訪者的社會構架裡,兩樣皆不存在。他們無法獨立思考。他們的意志不屬於他們自己。因此他們自然不會尊重你們世界發展這兩個偉大現象的前景,更不會致力於培養這些。他們只尋求服從和效忠。他們將在世界上倡導的靈性教育只是為了讓人們順從、敞開心扉以及打消疑慮,從而可以獲取他們從未贏得的信任。

我們已在其他世界看到過類似情況。我們看到過整個世界陷入這類集團的控制之下。宇宙中存在著許多這樣的集團。因為這些集團從事星際貿易並涉足廣大區域,所以他們不帶偏差地堅持嚴格服從。他們中不存在個體性,至少不存在你們能認知的個體性。

我們不敢肯定是否能在你們的世界裡找出相似的例子,但我們被告知你們世界存在著跨文化商務集團,擁有巨大的權力,但只由少數人執掌。這可能是我們所描述狀態的一個比較接近的類比。然而,我們所說的遠比你們世界所見的更強大、更邪惡、更成熟。

確實,對於所有的智能生命來說,恐懼是一種破壞性力量。但如果能被正確感知的話,其實恐懼只是服務於一個目的,就是通知你危險的存在。我們關注,這是我們恐懼的本質。我們理解什麼處於危險之中。這是我們關注的本質。你們的恐懼是因為你們不知道正在發生什麼,因而這是一種破壞性的恐懼。這一恐懼無法給你們賦權或是為你們提供你們所需的感知,以理解你們世界裡正在發生什麼。

如果你們能被告喻,那麼恐懼轉化成關注,關注轉化成建設性的行動。我們不知道還有什麼其他方式可以進行描述。

雜交計劃非常成功。你們中間已經行走著一些誕生於探訪者意識和集團努力的個體。他們無法長久居住這裡,但再過幾年時間,他們就能永久地生活在你們世界的表面。通過基因工程的完善,這些人看起來和你們只有輕微的差別,主要是舉止和儀態,而非外貌,因此他們很難被發覺或認出。然而,他們將擁有更強大的思想技能。這使他們有著你們無法比擬的優勢,除非你們受到了洞見之路的訓練。

這就是人類正在邁進的更廣大實相——一個充滿神奇和恐怖的宇宙,一個影響力的宇宙,一個競爭的宇宙,然而也是一個充滿恩寵的宇宙,它很像你們自己的世界,只是無限廣大得多。你們尋找的天堂不在這裡。然而,你們必須應對的勢力在這裡。這是你們族群所面對的最重大關口。我們小組裡的每個成員都曾在我們各自的世界裡經歷過這個,這裡存在大量的失敗,只有少數成功了。那些能夠維護自己自由和獨立的族群,必須實現強大和統一,並可能要在很大程度上避免與大社區互動以維護這一自由。

如果你們思考這些,可能你們將看到你們自己世界的前景。隱形存在們告訴我們許多關於你們的靈性發展及其偉大前途,但他們也同時輔導我們,現在你們的靈性傾向和理想正在受到強烈的操控。整套的教育體系被引入世界,教導人們默從,放棄重要能力,只重視享樂和舒適。這類教育使人們喪失了接觸自己內在內識的能力,直至某天人們感覺他們完全依賴於他們無法識別的更強大勢力。到那個時候,他們將順從地去做給他們做的任何事,即使感到有些不對,他們也已經失去了反抗的力量。

人類已經在隔離裡生活了很長時間。或許人們認為這種干預不可能發生,每個人都對自己的意識和思想擁有主導權。但這僅僅是假設。不過,我們也被告知,你們世界的智者已經學會超越這些假設,並獲得了力量建立他們自己的思維環境。

我們恐怕我們的話已為時太晚,產生的影響力太小,我們選擇的信息接收人太缺少幫助和支持,而無法使這一信息傳播出去。他將面對懷疑和嘲諷,因為沒人相信他,他所要說的與很多人假想為真的情況相矛盾。那些已陷入外星說服的人,他們尤其將反對他,因為在這方面他們別無選擇。

針對這種嚴峻現狀,所有生命的創造者發來了一個準備,一個關於靈性能力和辨識、力量和成就的教程。如同遍布宇宙的許多存有一樣,我們也是這一教程的學生。這一教程是一種神聖干預形式。它不屬於任何世界。它不是任何族群的財產。它不以任何英雄或女傑、任何個人為中心。這一準備就在這裡。它將被需要。從我們的觀點看,這是當前唯一能給人類一個機會在面對你們在大社區裡的新生活時實現智慧和辨識的東西。

正如你們世界歷史上曾經發生過的,首批到達新地域的是探索者和征服者。他們不是為了利他原因而來。他們來尋求權力、資源和統治。 這是生命的本質。如果人類諳熟大社區事務的話,你們就會抵制任何對你們世界的探訪,除非事先訂立了雙邊協議。你們就會有足夠的認知,不允許你們的世界如此孱弱易感。

當前,有不只一個集團在這裡為各自利益相互競爭。這將人類置於一系列很特別同時又有啓發性的境況之下。正因為如此,探訪者的信息經常前後不一致。他們之間存在著衝突,但如果發現共同利益,他們就會彼此協商。然而,他們依然是競爭關係。對他們來說,這裡是新疆域。對他們來說,你們只是被看作可利用。當你們被認為不再有利用價值時,你們將被簡單拋棄。

在此,對你們世界民眾,尤其居權力和責任地位的那些人來說,認出靈性臨在和大社區探訪者的區別是一個巨大挑戰。然而你們怎麼可能具備做出這一分辨的體系呢?你們從哪兒能夠學習這些呢?你們世界裡誰能傳授大社區實相呢?唯有一個來自世界以外的教程能夠讓你們對世界以外的生命進行準備,現在世界外的生命就在你們世界上,尋求確立他們自己,尋求拓展它的影響,尋求贏得各地人們的思想、心靈和靈魂。這如此簡單。然而又是如此毀滅性。

因此,我們這些訊息的任務是帶來一個重大警示,但只有警示是不夠的。必須在你們的民眾中存在一種認識。至少有足夠的人必須理解你們正面臨的實相。這是人類歷史上最重大的事件——對人類自由的最重大威脅,和人類實現團結合作的最偉大機遇。我們認知這些偉大益處和可能,但隨著一天天過去,希望變得越來越渺茫——因為越來越多的人陷進去,他們的覺知被重新調制和構建,因為越來越多的人在學習探訪者所倡導的靈性教育,越來越多的人變得更加默從且更難辨識。

我們接受隱形存在們的委派以觀察者的身份來此服務。如果成功了,我們將留在你們世界附近一段時間以繼續為你們提供信息。之後,我們將返回自己的家園。如果失敗了,如果浪潮轉向反人類的一邊,如果巨大黑暗、霸權統治的黑暗籠罩了世界,那我們將必須離開,帶著我們未完成的使命。無論何種結果,我們都不會留在這裡,當然如果你們顯現了希望的話,我們會留下來直到你們安全為止,直到你們可以自我支持為止。這要求你們自給自足。如果你們開始依賴外族貿易,這會造成被外來者操控的巨大風險,因為人類尚未強大到足以抵御對思維環境能夠進行並正在進行影響的力量。

探訪者們將會努力製造他們是“人類的盟友”的印象。他們會說他們是來拯救人類的,只有他們能提供人類無法給自己提供的偉大希望,只有他們能在世界上建立真正的秩序和和諧。但這種秩序和和諧是他們的,不是你們的。他們承諾的自由不是給你們享受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