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類的盟友》第一部 簡報六 問題和解答*

簡報六
問題和解答*
______________________
*這些問題由盟友資料的很多早期讀者發送給新內識圖書館。
______________________

至此,基於我們已經提供的信息,我們認為有必要對你們必然會提出的有關我們實相以及我們提供消息的重要性的相關問題給予回應。

“鑒於缺乏確鑿的證據,人們為什麼要相信你們所講的干預呢?”
首先,關於對你們世界的探訪必然有大量的證據存在。我們被告知這是事實。然而,隱形存在們同時告訴我們,人們不知道該如何理解這些證據,所以他們給出他們自己的解釋——一種他們所偏好的解釋,一種能夠帶來最大安慰和保證的解釋。我們確信有足夠的證據證明干預正在當今世界上發生,只要人們花時間去看去調查。你們的政府或宗教領袖對此事不進行披露,並不意味著這一重大事件沒有在你們中間發生。

“人們如何能知道你們是真實存在的?”
關於我們的實相,我們無法向你們示現我們的物質存在,因此你們必須辨識我們話語的含義和重要性。這個時刻,不僅僅是相信與否的問題。它要求更偉大認知、內識、共鳴。我們相信我們所講的是真實的,但這不能保證你們也這樣相信。我們無法控制你們對我們訊息的回應。有些人堅持要求比可能給出的更多的證據。而對另外一些人來說,這種證據是不必要的,因為他們將感到一種內在的確認。
在這期間,或許我們會一直是個爭議,但我們希望並確信我們的話能被認真思考,並且大量存在的證據能被那些願意付出精力和專注的人們所蒐集和理解。從我們的觀點來看,再沒有比這更重大的問題、挑戰和機會值得你們去關注了。
因此,你們正在開始一種新的理解。這的確需要信念和自我依賴。很多人只是簡單地否認我們的話,因為他們認為我們不可能存在。
其他一些人或許會認為我們是正施加在世界上的操控的組成部分。我們無法控制這些回應。我們只能揭示我們的訊息和我們在你們生命中的存在,儘管這一存在非常遙遠。我們的存在與否並非至關重要,重要的是我們在此所揭示的訊息和我們能提供給你們的更廣大視野和理解。你們的教育必須從某個地方起始。所有的教育都起始於對認知的渴望。
我們希望我們的論述至少能夠激起你們部分的信心,由此能夠開始揭示我們在此所提供的東西。

“你們會對那些認為干預是件好事的人說什麼?”
首先,我們理解,人們期望所有來自天上的力量都和你們的靈性理解、傳統以及基本信仰有關。這種宇宙中存在著普通生命的說法,對這些基本假設來說是一種挑戰。根據我們的觀點,同時根據我們自身文化的體驗,我們理解這些期望。在遙遠的過去,我們也抱有同樣的期望。然而,當面對大社區生命實相和探訪意圖時,我們必須放棄這些期望。
你們生活在一個廣大的物質宇宙中。它充滿生命。這裡的生命展現著不可勝數的顯化,並在各種層級上展現著智能和靈性覺知的進化。這就意味著你們將在大社區遇見各種各樣的可能性。
然而,你們是隔離的,尚未在太空裡旅行。就算你們有能力抵達另一個世界,可宇宙是廣袤的,沒有任何人有能力以任何速度從銀河系的一端穿行到另一端。因此,物質宇宙始終是巨大和不可理解的。沒有人掌握它的規律。沒有人征服它的疆域。沒有人能夠宣稱完全的統治或控制。從這個角度來看,生命是謙卑的。即使在你們疆域以外的遠方,這也是事實。
因此,你們應該預料到,你們將要遇到的智能有正義力量,有無知力量,還有對你們更為中立的力量。然而,在大社區旅行和探索的實相裡,類似你們這樣的新興族群,在他們和大社區生命的首次接觸中,幾乎無一例外地將遭遇資源探索者、集團和尋求自己利益的族群。
至於對探訪的正面詮釋,部分原因是由於人類的期望,和人們對良好結局和對人類未能自己解決的問題尋求來自大社區幫助的自然渴望。期待這些是正常的,尤其當你們想到探訪者比你們的能力更強大時。然而,造成這種理解的主要原因,與探訪者的意願和計劃有關。因為他們鼓勵各地民眾把他們的存在看作對人類和人類需求是完全有益的。

“如果這一干預現在如此深入,為什麼你們不早點到來?”
在早些時候,那是許多年前,你們盟友中的幾個組織來到你們世界訪問,目的是提供一個充滿希望的訊息,並讓人類做好準備。但是,唉,他們的訊息未能得到理解,並被少數接收訊息的人濫用了。隨著他們的到來,來自集團的探訪者開始湧來聚集在這裡。我們知道這會發生,因為你們的世界太寶貴,不可能被忽視,正如我們所說,你們的世界並非存在於宇宙中某個遙遠偏僻的地方。你們的世界已經被那些尋求為己所用的族群觀察了很長時間。

“為什麼我們的盟友不能阻止這一干預?”
我們在此只是觀察和建議。人類面臨的重大決定掌握在你們的手裡。沒有人能替你們做這些決定。即使是位於遠方的你們的偉大朋友也不會干預,因為如果他們介入了,這將引發戰爭,你們的世界將變成敵對力量之間的戰場。如果你們的朋友勝利了,你們會變得完全依賴他們,無法在宇宙中維護自己和維持你們自身安全。我們知道沒有任何正義族群會試圖承擔這樣的負擔。事實上,這對你們也沒有益處。
因為你們會變成另一個力量的附屬國,必須接受遠程管理。這對你們沒有任何好處,正因為如此,這不會發生。然而探訪者們將把自己塑造成人類的救世主和營救者。他們將利用你們的幼稚。他們將利用你們的期望,他們將從你們的信任中尋求所有利益。
因此,我們真誠地希望我們的話能成為對治他們的存在以及他們的操控和濫用的解藥。因為你們的權益正在被侵犯。你們的領土正在被滲透。你們的政府正在被說服。你們的宗教思想和衝動正在被重新導向。
針對這些,必須存在一個真理的聲音。我們唯一能信任的是你們能夠接收這一真理的聲音。我們唯一寄予希望的是說服還沒有過分深入。

“什麼是我們能確立的現實目標,什麼是拯救人類免於喪失獨立自主的底線?”
第一步是覺知。必須有很多人覺知地球正在被探訪,外族力量正在以秘密方式在此運作,試圖把他們的計劃和行動隱藏在人類理解之外。必須非常明確,他們的存在是對人類自由和獨立自主的巨大挑戰。他們正在推進的計劃和他們正在倡導的安撫計劃,必須得到清醒和智慧地抵抗。這種抵御必須發生。當今世界很多人能夠理解這些。因此,第一步是覺知。
第二步是教育。很多生活在不同文化和不同國家的民眾必須瞭解大社區生命,並開始理解你們將要甚至此時此刻正在應對什麼。
因此,現實目標就是覺知和教育。這本身就能阻止探訪者在世界上的計劃。他們目前在幾乎沒有任何阻力下運作著。他們很少遇到障礙。所有試圖把他們當作“人類的盟友”的人,必須認識到這不是事實。或許我們的話將不足夠,但這是個開始。

“我們在哪能找到這一教育?”
這一教育可以在大社區內識之路裡找到,它此刻正在被呈現在世界上。儘管它代表著對宇宙生命和靈性的一種新理解,但它和所有存在於你們世界上的真正靈性路徑是相通的——這些靈性路徑珍視人類自由和真正靈性的意義,珍視人類家庭內部的合作、和平和和諧。因此,內識之路的教育召喚著存在於你們世界上的所有偉大真理,並賦予它們一個更廣大背景和表達場景。通過這種方式,大社區內識之路並非取代世界宗教,而是提供一個更廣大背景,使得這些宗教能夠對你們的時代產生真正的意義和相關性。

“我們該如何向其他人傳達你們的訊息呢?”
此刻,真理活在每個人的心裡。如果你們能對一個人內在的真理講話, 它將變得更強大,並開始產生共鳴。我們的偉大希望,隱形存在們——服務你們世界的靈性力量——的偉大希望,以及那些珍視人類自由並希望看到你們成功邁進大社區的人們的希望,都寄託在活在每個人內心的這一真理上。我們無法把這種覺知強加在你們身上。我們只能向你們揭示它,並相信造物主賦予你們的偉大內識能夠讓你們和其他人做出回應。

“在對抗干預的過程中人類的優勢在哪裡?”
首先,通過對你們世界的觀察,並通過隱形存在們告訴我們的那些我們看不到的事情,我們理解,儘管世界存在著巨大問題,但這裡有足夠的人類自由,這為你們提供了對抗干預的基礎。這和其他很多世界形成鮮明對比,在那裡個體自由從未被建立起來。當這些世界面對他們中間的外星力量以及大社區生命實相時,他們建立自由和獨立的可能性非常有限。
因此,你們的巨大優勢在於,在你們世界裡,人類自由被認知,並被很多人珍視,儘管不是所有人。你們知道你們的某些東西會失去。你們珍視你們已然擁有的東西,無論它以何種程度得以確立。你們不想受到外來力量的統治。你們甚至不想受到人類權威的嚴厲統治。因此,這是一個開始。
其次,因為你們的世界擁有豐富的靈性傳統,它們促進了個體內在的內識,促進了人類的合作和理解,所以內識的實相已經得到建立。而在內識從未被確立起來的其他世界裡,在邁進大社區的轉折點上,要想將內識確立起來,成功的希望非常小。這裡有足夠多的人擁有足夠強大的內識,他們有可能學習大社區生命實相,並理解此時此刻正在這裡發生著什麼。正因為如此,我們懷抱希望,因為我們信任人類的智慧。我們信任人們能夠超越自私、自我執迷和自我保護,以一種更廣大的方式看待生命,並感受到服務他們同胞的一個更偉大責任。
或許我們的信念沒有根據,但我們信任隱形存在們對此賦予我們的智慧輔導。因此,我們冒著生命危險來到你們世界的臨近,目睹你們疆域外正發生的事件,這對你們的未來和天命正產生著直接的影響。
人類擁有偉大前途。你們對世界存在的問題有了更多的覺知——國家間缺乏合作,自然環境的破壞,日益縮減的資源等等。假如這些問題不被你們的民眾認知,假如這些真相對你們的民眾保密,使得人們對這些問題的存在沒有認知的話,那麼我們的希望就沒這麼大。然而,事實是人類是有潛力和希望對抗任何對世界的干預的。

“這一干預是否會發展成軍事入侵?”
正如我們所說,你們的世界太珍貴了,不可能引發軍事入侵。沒有任何探訪你們世界的族群希望破壞它的基礎設施或自然資源。因此,探訪者並不尋求毀掉人類,而是要使人類為他們的集團服務。
威脅你們的並非軍事入侵。而是勸誘和說服的力量。這將建立在你們自己的弱點、你們自己的自私、你們對大社區生命的無知以及你們對未來和你們疆域外生命意義的盲目樂觀的基礎之上。
為了抵御這些,我們提供教育,我們講述當前被發送到世界的那個準備的意義。假如你們對人類自由沒有認知,假如你們尚未意識到你們世界呈現的問題的話,那麼我們就不會把這一準備交付給你們。我們也不會有信心,我們的話能與你們所知的真相形成共鳴。

“你們能夠像探訪者一樣,不過是從好的方面,強有力地影響人們嗎?”
我們的意圖不是影響個體。我們的意圖僅僅是呈現問題以及你們正在邁進的實相。隱形存在們提供了準備的具體方法,因為那來自於所有生命的創造者。在這方面,隱形存在們從好的方面對個體產生影響。但存在著限制因素。正如我們所說,必須得到強化的是你們的獨立自主。必須得到增強的是你們的力量。必須得到支持的是你們人類家庭內部的合作。
我們所能提供的幫助是有限的。我們的團隊很小。我們沒有行走在你們中間。因此,針對你們新實相的偉大理解,必須在人與人之間分享。這無法由外來力量強加給你們,即便這是為了你們自己的利益。假如我們推行這樣一個說服計劃的話,那麼我們就不是在支持你們的自由和獨立自主。在此你們不能像孩子一樣。你們必須成熟起來並負起責任。是你們的自由處於危機。是你們的世界處於危機。是你們彼此的合作成為必需。
你們現在有重大理由團結你們的族群,因為失去一方,對任何人都沒有好處。如果任何一個國家陷入外星控制,那麼對任何國家都沒有好處。人類自由必須是完整的。合作必須在你們整個世界裡發生。因為現在每個人都面臨著同樣情況。探訪者並不偏好某個組織、某個種族、某個國家。他們只是尋求阻力最小的路徑來建立他們在你們世界的存在和統治。

“他們對人類的滲透有多廣泛?”
探訪者在你們世界的大多數發達國家裡已有大量的存在,尤其是歐洲國家、俄羅斯、日本和美國。這些被認為是最強大的國家,擁有最大的權力和影響力。這些是探訪者關注的地方。然而,他們在從全世界範圍綁架人們,他們向所有抓來的人深入推行他們的安撫計劃,只要這些人能對他們的影響做出回應。因此,探訪者的存在是世界範圍的,但他們聚焦在那些他們希望成為他們同盟的地方。這包括掌握著最大權力並影響著人類思想和信念的國家、政府和宗教領袖。

“我們還有多少時間?”
你們有多少時間?你們還有一些時間,至於有多長時間我們無法回答。但我們帶來一個緊迫訊息。這個問題不能被簡單地回避或否認。從我們的觀點,這是人類面臨的最重大挑戰。它是最重大關注,是頭等緊要的問題。你們的準備已經落後。這由超出我們可控的很多因素造成。但如果你們能做出回應的話,還有時間。結局並不確定,然而你們仍有希望成功。

“面對大量正在發生的其他全球性問題,我們如何能專注於這一干預呢?”
首先,我們覺得世界上沒有其他任何問題比這更重要。從我們的觀點,如果你們失去了自由的話,那其他任何你們能自行解決的事情在未來都沒有什麼意義。你們還能希望獲取什麼呢?如果你們在大社區裡沒有自由的話,你們還能期望實現或確保什麼呢?你們所有的成就都會被交給你們的新政府;你們所有的財富都會歸於他們。儘管你們的探訪者並不殘酷,但他們完全承諾於他們的計劃。你們的價值僅在於你們對他們的目的有利用價值。正因為如此,我們認為人類面臨的任何其他問題都不如這一問題重要。

“誰有可能對這種情況做出回應?”
關於誰能做出回應,當今世界有很多人擁有關於大社區的內在內識並且對此事敏感。還有許多其他人已經被探訪者綁架,但還沒有屈服於他們或他們的說服。另外還有許多人關心世界的未來,並對人類面臨的危險非常警覺。屬於所有這三個類別,或者其中任一類別的人,可能會首先對大社區實相及針對大社區的準備做出回應。他們可能來自任何行業、任何國家、任何宗教背景或任何經濟階層。他們的確遍布全世界。保護和關注人類福祉的偉大靈性力量,正是依賴於他們和他們的回應。

“你們提到世界各地的人們正在被綁架。人們如何保護自己和他人不被綁架呢?”
你的內識越強大,對探訪者的存在越覺知,你就越不太可能成為他們研究和操控的優先人選。你越能利用你與他們的接觸來獲得對他們的洞見,你就越對他們構成威脅。正如我們所說,他們尋求阻力最小的路徑。他們想要的是服從和屈服的人。他們想要的是很少給他們造成問題和擔心的人。
而當你的內識變得強大時,你將超越他們的掌控,因為現在他們無法捕獲你的思想或你的心靈。假以時日,你將擁有看進他們思想的感知力,這不是他們所希望的。於是你成為他們的威脅,他們的挑戰,他們將盡可能回避你。
探訪者不想暴露。他們不希望發生衝突。他們太過自信他們能實現他們的目標,而不會受到人類家庭的重大反抗。可是一旦這種反抗得到建立,一旦內識的力量在個體內在覺醒,那麼探訪者就會面臨艱難倍增的阻礙。他們的干預就會受到阻撓並更難實現。他們對當權者的說服就更難成功。因此,關鍵是個體的回應和對真理的承諾。
要覺知探訪者的存在。不要屈服於他們所謂到此是為了靈性目的或是為了人類的福祉或救贖的說辭。抵制說服。重獲你自己的內在權威,它是造物主賦予你的偉大禮物。面對任何踐踏和否認你們基本權利者,要成長為不可小覷的力量。
這是靈性力量的表達。造物主的意志是人類應該團結一致、不受外族干預和統治地邁進大社區。造物主的意志是你們應該為一個不同於過去的未來做出準備。我們在此服務於造物主,因此我們的存在和我們的話語服務於這一宗旨。

“如果探訪者在人類或某些個體那裡遭到了抵制,他們會派來更多的人呢,還是會離開?”
他們的人數不多。如果他們遇到了強大的抵制,他們就不得不撤退並制定新的計劃。他們完全自信,他們能夠不受重大阻礙地實現他們的使命。然而,如果出現了嚴重的阻礙,那麼他們的干預和說服就會受到挫折,他們就不得不尋找其他方式與人類進行接觸。
我們相信人類家庭能夠建立足夠的抵制和足夠的共識,去抵消他們的影響力。我們的希望和努力正是基於這個。

“針對外星干預這個問題,我們必須提問自己和他人的最重要問題是什麼?”
或許要問自己的最重要問題是:“我們人類在宇宙裡或我們自己的世界裡是孤單的嗎?我們此刻正在被探訪嗎?這一探訪對我們有益嗎?我們需要做出準備嗎?”
這些是非常根本的問題,但必須得到質詢。然而許多問題無法得到解答,因為你們對大社區生命的認知有限,你們尚不自信你們有能力抵消這些影響。人類的教育裡缺失很多東西,它主要專注於過去。人類正在走出一個長期相對隔離狀態。它的教育、它的價值觀和它的機構都是在這種隔離狀態裡建立的。然而你們的隔離現在結束了,永遠結束了。這是注定要發生的。這是不可避免的。因此,你們的教育和你們的價值觀正在進入一個必須要適應的新背景。而且,由於當今世界發生的干預特性,這一適應必須快速發生。
將有許多問題你們無法解答。你們將必須帶著這些問題生活。你們有關大社區的教育才剛剛開始。你們必須以高度的冷靜和謹慎對待它。你們必須抵御自身試圖製造舒適和安全境況的傾向。你們必須發展對生命的客觀性,你們必須超越個人利益範圍去看,從而讓自己能夠回應正在影響你們世界和你們未來的更強大勢力和事件。

“如果沒有足夠多的人做出回應怎麼辦?”
我們堅信足夠多的人能夠回應,並開始他們關於大社區生命的偉大教育,從而為人類家庭帶來前途和希望。如果這沒能實現,那麼那些珍視自己自由並接受了這一教育的人們將不得不退隱。當世界陷入完全控制之時,他們將必須維持內識在世界上的存活。這是一種非常艱難的狀況,然而這曾經發生在其他世界裡。從這一處境回歸自由的旅程相當艱難。我們希望這不是你們的命運,正因為如此,我們來此給你們提供這一信息。正如我們所說,世界上有足夠多的人能夠做出回應,以抵御探訪者的意圖,並挫敗他們對人類事務和人類價值觀的影響。

“你們談到其他世界也正邁進大社區。你們能談談成功和失敗的情況嗎?這可能會關係到我們的情況。”
確實有成功的案例,否則我們就不會來這裡了。就我——我們小組的發言人——來說,我們的世界在我們意識到面臨的狀況之前已經受到大規模的滲透。我們的教育是由一個類似我們現在一樣的小組所倡導的,他們提供了關於我們境況的洞見和信息。外星資源交易商在我們的世界裡與我們的政府接觸。當時的當權者被說服,認為貿易和商務是有益於我們的,因為我們正在開始面臨資源耗竭。儘管與你們不同的是我們的族群是統一的,但是我們開始完全依賴於被提供給我們的新科技和機會。然而,當這發生時,權力中心發生了轉移。我們成為了附屬國。探訪者成為供給者。隨著時間的推移,條件和限制被強加於我們,儘管一開始這難以察覺。
我們的宗教關注和信仰也受到探訪者的影響,他們表現出對我們靈性價值觀的興趣,但他們希望提供給我們一個新的理解,一個建立在集團之上、建立在彼此以類似方式思考的合作性思維之上的理解。這被當作靈性和成就的一種表達被提供給我們族群。一些人被說服了,然而因為我們得到了來自我們世界外盟友的良好輔導,就像我們現在一樣的盟友,我們開始發起抵制行動,並隨著時間推移得以迫使探訪者離開我們的世界。
從那時起,我們學到了大量關於大社區的知識。我們維持的貿易非常有選擇性,只和少數幾個國家進行。我們能夠避開那些集團,從而維護了我們的自由。然而我們的成功是艱難實現的,因為許多人在衝突中死去。我們是一個成功的故事,但並非沒有代價。我們小組的其他人,在與大社區干預力量的互動中也經歷了類似的困難。然而因為我們最終學會了跨出我們疆域的旅行,所以我們獲得了彼此的聯盟。我們得以學習在大社區裡靈性意味著什麼。同樣服務於我們世界的隱形存在們,在這方面幫助我們,從而實現了從隔離向大社區覺知的偉大過渡。
然而我們意識到有很多失敗。在那些原住民尚未確立個體自由,或尚未品嘗合作果實的文化裡,即使他們擁有先進的科技,卻不具備在宇宙中建立自身獨立的基礎。他們抵制集團的能力非常有限。通過更巨大權力、更強大科技和更多財富的勸誘,通過大社區貿易可能利益的勸誘,他們的權力中心離開了他們的世界。最終,他們開始完全依賴於那些供給他們並控制他們的資源和他們的基礎設施的族群。
你們當然可以想像到這是如何實現的。根據你們的歷史,即使在你們自己的世界裡,你們也看到弱小的國家陷入強大國家的統治。今天你們依然能看到。因此,這些想法對你們並非完全陌生。大社區如同你們的世界一樣,只要可能的話,強者將統治弱者。這是遍布四面八方的生命實相。正因為如此,我們鼓勵你們的覺知和你們的準備,這樣你們就能變得強大,你們的獨立自主就能增強。
對許多人來說,理解和瞭解宇宙中自由的罕見可能是個重大失望。當國家變得更強大、更科技化時,它們要求自己的民眾實現越來越大的一致性和服從性。當它們邁向大社區並開始涉入大社區事務時,它們對個體表達的容忍度就會縮減,以至擁有財富和權力的大型國家以一種你們認為恐怖的嚴格而精準的方式實施管理。
在此你們必須瞭解,科技進步和靈性進步是不同的,人類尚未學會這一課,但是如果你們要在這些事務裡發揮你們天然的智慧的話,你們就必須學習這一課。
你們的世界被高度珍視。它擁有豐富的生物多樣性。你們坐擁一個寶藏,如果你們希望成為它的管理者和受益者的話,你們必須保護它。想想你們世界那些因為生活在被他人垂涎的土地上,而失去自由的民眾吧。現在整個人類家庭正陷入這種危機。

“由於探訪者如此有能力投射想法和影響人們的思維環境,我們如何確保我們所看到的是真實的?”
智慧感知的唯一基礎是內識的培養。如果你只相信你看到的,那麼你將只相信被展現給你的東西。我們被告知,許多人抱持這種觀點。然而,我們認識到任何地方的智者必須具備更廣大的遠見和更強大的辨識。的確,你們的探訪者能夠投射你們聖人和宗教人物的形象。儘管這並不經常發生,但它當然會被用於那些已經認同這些信念的人身上,以激發他們的承諾和奉獻。在此,你們的靈性成了你們的弱點,這裡必須使用智慧。
不過造物主賦予了你內識作為真正辨識的基礎。如果你問自己這是否是真的,你就能夠認知你所看到的。然而,要做到這一點,你必須擁有這一基礎,正因為如此,內識之路的教程對於學習大社區靈性是如此根本。沒有它,人們將相信他們想要相信的,他們將依賴他們看到的和被展現給他們的。他們實現自由的潛能將已失去,因為它從一開始就沒被允許發展起來。

“你們談到了維持內識的存活。需要多少人才能維持內識在世界的存活?”
我們無法給你們一個數字,但它必須足夠強大從而能在你們自己的文化裡形成一種聲音。如果這一訊息只被少數人接收,他們將不具備這一聲音或這一力量。在此他們必須分享他們的智慧。它不能單純被用於他們自己的啓迪。更多的人必須瞭解這一訊息,需要遠比今天多得多的人能接收到它。

“呈現這一訊息是否會有危險?”
呈現真相總是有危險的,不僅是你們的世界裡,其他地方也同樣。人們從現有的境況裡獲得利益。探訪者們將提供利益給那些能夠接收他們並且不具備強大內識的當權者。人們開始習慣於這些利益,並將他們的生活建立其上。這使得他們抗拒甚至敵視真相的呈現,這一真相召喚他們服務他人的責任感,並可能對他們財富和成就的基礎構成威脅。
正因為如此,我們隱匿起來,不在你們世界出現。如果探訪者發現我們的話,他們當然會毀滅我們。但人類同樣可能尋求毀滅我們,因為我們所呈現的東西,因為我們所示現的挑戰和新實相。儘管這些非常必要,但不是每個人都準備好接收真理。

“具有強大內識的個體能夠影響探訪者嗎?”
成功的機會非常有限。你們所應對的團體,是依照服從性被培養起來的,他們的整個生命和體驗都由一種集團性思維涵蓋和產生。他們不會自己思考。因此,我們不覺得你們能影響他們。人類家庭中確實有個別人有能力做到,但即使在此,成功的可能性也非常有限。因此答案必然是“不能”。從所有實際性目標來說,你們無法贏得他們。

“集團與統一的人類有何不同?”
集團是由不同的族群和被培養來服務於這些族群的人組成。在這個世界上出現的很多個體,都是被集團培養來做奴僕的。他們的基因遺傳已經缺失很久。他們被培養來進行服務,正如你們飼養動物為你們服務一樣。我們所倡導的人類合作是為了保護個體的獨立自主,為人類提供一個強大的地位,使人類不僅能與這些集團互動,而且能與未來將到訪你們的其他族群互動。
一個集團是基於同一個信念,同一套準則和同一個權威。它強調對一種思想或信條的完全效忠。這不僅產生於探訪者所受的教育,同時也已注入他們的基因編碼。正因為如此,他們會以此種方式行事。這既是他們的優勢,也是他們的弱點。他們在思維環境裡擁有強大實力,因為他們的思想是統一的。但他們的弱點在於他們無法自己思考。他們無法非常成功地處理複雜問題或逆境。擁有內識的男女對他們來說不可理解。
人類為了維護它的自由必須團結起來,但這和集團的建立是完全不同的。我們稱它們為“集團”,是因為它們包括不同的族群和國家。集團不是一個族群。儘管大社區裡有很多族群處於集權統治之下,但集團則是超越一個族群對自身世界效忠的一種組織。
集團能夠擁有巨大的權力。然而因為存在許多集團,它們傾向於相互競爭,這阻止了任何一個集團成為主導。同時,大社區不同國家間存在著彼此之間長期難以解決的糾紛。或許它們長期對同一資源進行競爭。或許它們相互競爭以售賣他們擁有的資源。然而集團是一個不同的情況。正如我們所說,它並非基於一個族群和一個世界。它們是征服和統治的結果。正因為如此,你們的探訪者由處於不同權威和指令層級的不同族群構成。

“在成功實現統一的其他世界裡,他們保留了個體思想的自由嗎?”
程度不同。有些達到很高程度,有些較低,這是基於他們的歷史、他們的心理構成和他們自身生存的需要。你們在這個世界裡的生活與其他族群相比是相對容易的。大部分智能生命存在的地方是被殖民的,因為很少有星球像你們這裡一樣提供如此豐富的生物資源。他們的自由,很大程度上有賴於他們環境的富庶度。但他們成功挫敗了外星滲透,並根據自己的獨立自主,建立了他們自己的貿易、商務和交流通道。這是很難得的成就,必須被掙得和被維護。

“要怎樣才能實現人類的團結?”
人類在大社區裡非常孱弱。這種孱弱未來能夠促使人類家庭實現一種基本的合作,因為為了生存和進步你們必須聯合和團結起來。這是大社區覺知的一個組成部分。如果這是建立在人類貢獻、自由和自我表達的原則上,那麼你們的自給自足能力將變得非常強大和富足。但必須在世界上實現更偉大合作。人們不能只為自己活著,或把個人的目標置於其他所有人的需求之上和之外。一些人可能把這看做是自由的喪失。我們把它看做是對未來自由的保障。因為按照當今世界流行的生活態度,你們是很難確保或維護你們未來自由的。要當心。那些被自私自利所驅使的人是外族影響和操控的最佳人選。如果他們居於權力地位,他們將交出他們國家的財富、他們國家的自由和他們國家的資源來換取他們個人的利益。
因此,需要更偉大合作。你們肯定能看到這一點。顯然這甚至在你們自己的世界裡也是顯在的。但這與集團裡的生命是完全不同的,那裡的族群被統治和控制,服從者被納入集團,不服從者被異化或毀滅。顯然這一構建儘管具有強大的影響力,但對它的成員來說不可能有益。然而這是大社區裡許多族群所走的路徑。我們不希望看到人類落入這種組織裡。那將是一個巨大悲劇和損失。

“人類的視野與你們有何不同?”
其中一個區別是我們已經發展了大社區視野,這是一種較少自我為中心的看待世界的方式。這種視角帶來巨大的明晰,並能在你們處理日常事務的小問題時提供強大的確定性。如果你能解決大問題,你就能解決小問題。你們現在有個巨大的問題。世上的每個人都面對著這個巨大問題。它能夠團結你們,使你們克服長期存在的差異和衝突。它就是這樣巨大和有威力。正因為如此,我們說,正是在這一威脅你們的福祉和未來的境況裡,存在著救贖的可能。
我們知道個體內在內識的力量能夠重建那個個體和他所有的關係,從而實現更高程度的成就、認知和能力。你必須為你自己去發現它。
我們的生命非常不同。區別之一是我們的生命奉獻給服務,我們選擇的一種服務。我們有選擇的自由,因此我們的選擇是真實和有意義的,並基於我們自己的理解。我們的小組裡有來自幾個不同世界的代表。我們走到一起為人類服務。我們代表一個本質上更靈性的更偉大聯盟。

“這一訊息來自於一個個人。如果它是如此重要,為什麼你們不聯繫所有人呢?”
這不過是個有效性問題。我們無法控制誰被選中來接收我們。這是隱形存在們的職責,你們可以恰當地稱他們為“天使”。我們以這種方式看待他們。他們選擇了這個人,一個在世界上沒有地位、不被世界認知的人,他被選中是因為他的品質並因為他在大社區裡的傳承。我們很欣慰能夠通過一個人來講話。如果我們通過更多的人講話,他們可能會彼此意見不一,這一訊息會變得困惑而遺失。
從我們自己的學生生涯裡,我們理解,靈性智慧的傳輸通常是經過一個人,並得到其他人的支持。這個個體必須承擔被選中所帶來的壓力、負擔和危險。我們對他表示敬意,我們理解這是怎樣的一個負擔。這可能遭到誤解,因此智者必須保持隱匿。我們必須保持隱匿,他必須保持隱匿。通過這樣,訊息能夠被提供,信使能夠得到保護。因為將會存在對這一訊息的敵視。探訪者將對抗它,而且他們已經在對抗它。他們的對抗會非常強大,但主要是針對信使本人。因此,信使必須得到保護。
我們知道針對這些問題的回答將帶來更多的問題。而且許多問題無法被解答,甚至在很長時間內都如此。任何地方的智者必須帶著他們尚且無法回答的問題生活。正是通過他們的耐心和他們的堅持不懈,真正的答案會呈現,並且他們能夠體驗它們和體現它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