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註二 安撫計劃的效應

提問問題容易。更困難的是找到真正答案。人們渴望答案,可他們尚未擁有覺知。因此當思考盟友簡報的訊息時,人們必須開始發展一種大社區覺知和敏感。只是獲得問題的答案不會發展這種覺知或敏感。實際上,即使你擁有正確答案,可是如果你無法體驗它,如果你無法認知它,如果你無法看到它的應用,哦,它有什麼好處呢?它在提問的人那裡被迷失了。

因此,總是回到發展覺知和敏感還有認知能力。人們想要證明,因此他們走向他們認為是專家的無論什麼人,專家給出他們的見解,人們說:“啊!這必然是證明,因為專家這樣說。”可這都是見解。沒有內識,一切只是思想裡的見解。這些見解通過人們的熏陶、他們的態度和他們的性情被發展起來。人們可能體驗某種東西並做出結論和評估,可他們的評估完全是錯誤的。

然而,我們在此講述更高覺悟。我們並非講述擁有答案。沒有這種更高覺悟,答案將不足夠,它們的應用將不被理解。最終,你必須獲得這種更高覺悟。這種覺悟超越人類文化,人類熏陶,甚至你們的生物身份。這是對生命的一種覺知,它在你周圍並通過其他一切事物運動著。你需要這種更高覺悟來理解植物和動物,天氣和世界運動。你需要這個來理解思維環境裡負面力量的存在以及在此服務你的天使性力量的存在。顯然,你必須擁有這種覺悟來覺知世界上的大社區勢力,認知他們的顯化、他們的意圖和他們的方法。你需要這種更高覺知來分清敵友。

因此當人們提問很多問題時,真正的答案是發展更高覺悟。這帶你進入神秘,你或許不願意去,但如果你要實現理解的話,這是你必須去的地方。這是你生命的神秘——關於你知道什麼的神秘,你是誰的神秘,你為何在此的神秘,你必須回應什麼的神秘。你在此並非只是給你的思想填充更多無法被認知或理解的答案。

然後,這推動事物走向正確方向。然而,當然有人無法忍受神秘,必須擁有答案,認為答案將解決他們的質詢。這些人將構成質詢盟友簡報以及將針對它質詢你的人的大多數。你個人無法回答關於盟友的所有問題——他們是誰,他們來自哪裡,他們如何來到這裡,他們的推進方式,他們在哪裡藏身以及他們如何溝通。你怎麼可能回答所有這些問題呢?

然而,你能夠覺知盟友,你有能力認知他們訊息的有效性。你對於生命和大自然已然學到足夠多,足以理解他們的觀點、他們強調的東西以及它為何必要。這是因為更高覺悟,而非因為你擁有答案。人類的盟友簡報提倡問題。他們不回答每個問題的原因是因為你們必須發展更高覺悟。如果他們告訴讀者關於他們自己的一切,人們會說:“哼,我不相信!馬歇爾編造了這一切!”你看,沒有更高覺悟,人們無法做出一種聯接。

你已然能看到由干預製造的安撫計劃的效應。已然很多人陷入於此,要麼通過他們自己的傾向,要麼通過外部影響。在此人們被引領著相信他們確實無法評判任何事。“哦,我不想消極。我將對它開放。”誰告訴他們對它開放?“我將對發生的無論什麼開放。”誰告訴他們對發生的無論什麼開放?人們的關鍵辨識力正在被破壞。這樣,某件事發生了,他們說:“哦,你知道,我不想評判狀況。”你在說什麼!你需要評估正在發生什麼。這些人認為他們不能批判性。“哦,我確實不能批判性。我不想消極。”哦,或許有必要發聲說出某件事確實不恰當。可是這些人甚至無法那樣做。受到這個安撫計劃影響的人們甚至無法做出一個決定。他們無法看著任何事說:“哦,這是好事,”或“這對我來說確實不好。”因此他們歡迎一切,認為那是你必須和生命共處的方式。

那不是你必須和生命共處的方式。確實你必須甘願看著一切。可是並非你必須接受一切,和一切維繫,歡迎一切。當然不!更高覺悟並非意味著你不做出關鍵評估。它只是意味著你從一個更高觀測點看待事物。這並非意味著一切變成灰色。它意味著一切變得明晰。你清晰地看到該做什麼和不做什麼,什麼好和什麼不好。如果這不是靈性學習的結果的話,那麼那個人正在被限禁。

儘管確實你必須學習不基於你的熏陶或信仰評判一個狀況,可最終你必須基於內識,活在你內在的靈性智能,來評判一個狀況。這是你辨識中的最後裁決者。

然而,人們沒有認知這個。他們開展第一步,他們認為它是最後一步。第一步是你不評判。這意味著你必須學習去看並認知某個事物,如果你即刻評判它的話,你就無法做到。這是第一步,可人們認為它是最後一步。最後一步完全不同於第一步。你在當下不做評判,因為你需要看見、知道並認知你在看著什麼。這是辨識。如果你即刻評判事物的話,你就無法做到辨識。然而在這一辨識之後,你必須清晰地看到某件事是好是壞。

因此你或許認知干預確實對人類不利。就其本身,干預不是件好事!可是如果你說:“哦,我不能評判狀況,”那麼你怎麼可能知道呢?你或許想認為:“哦,它可能在別的某個層面上是好的。”一個被安撫的人會說:“我將看看它對我們如何有利,因為發生的一切對我們都是好的。”這不只是人類無知;這示範著安撫計劃的效應,它鼓勵人們不知不覺地、不帶辨識地信任事物。

你能夠在各處看到這個。你能夠在UFO社區裡看到它。你能夠在靈性社區裡看到它。你能夠看到它在你周遭的人們中呈現。盟友簡報將製造一種激蕩,因為他們提倡辨識。他們說:“干預對你們不利。”然而很多人說:“哦,我不知道。它必然是好的。我的意思是,它不可能是壞的。”他們被迷惑了。他們不知道該思考什麼。“哦,我不知道。我真的無法針對它做出任何決定。”你在說什麼?你的決策力被限禁了嗎?如果這樣,誰限禁了它?為什麼一些人認為他們必須對一切敞開並對一切接收呢?是的,他們想做到不評判,可那只是第一步。他們沒有採取下一步。他們沒有發揮辨識力。某些情況下,他們的辨識力已經消失了。

這是一個關鍵問題。作為這一安撫計劃的結果,人們無法看到,無法認知,基本上,即使他們可能困惑和驚恐,可他們將只會隨從。“哦,我將只是隨從。我將只是努力接受我生命裡正在發生的事。”被安撫者無法抵制。他們無法反抗某種東西,因為他們認為不可以那樣做。他們認為一切必須被擁抱。這來自哪裡?

這些不加質疑接受的想法在你看到的當今很多靈性教程裡很盛行。人們全心全意地接受這些想法。他們認為:“哦,這是更高真理。我們遵循更高真理。”鑒於安撫計劃去思考這個,那麼你將開始看到這確實多麼無所不在。

正在被安撫的人們將被引領著相信他們在獲得更高覺悟,而事實上他們所有的力量正在從他們被剝奪。安撫計劃基於對人類心理和人類傾向的一種理解。在此人們被熏陶著認為,為了被上帝接受,他們基本上必須放棄上帝賦予他們去運用的東西。“哦,為了被上帝接受,我必須順從、溫和、不評判並擁抱一切。我將在一切裡尋找良善。”

這來自哪裡?這種默從純粹是一種人類發明嗎?這只是人們為自己編造出來的東西從而能夠在當下幸福嗎?哦,某些情況下,這是事實。可是思考對人類的安撫。人們如何被安撫?他們被告知他們想聽到的,他們被告知他們確實不需要考慮其他任何事。畢竟,如果發生在你身上的一切都是好的,那麼為何抵制任何事呢?只是完全擁抱它!這是安撫計劃在工作。

這種影響正在你周遭瀰漫。人們聚集在干預運作的地方,認為那裡的「能量」如此之高。他們說:“這是一個如此啓發性的地方。”哦,我的上帝!他們在跳進火裡。他們在全心全意地交出他們自己。他們去那些地方,他們感受那裡的能量,他們認為:“哦,這確實是一個強大的地方。這是它正在發生的地方!”他們停留越久,他們知道的越少,他們越少認為他們能夠回歸他們以前的生活。他們變得更百無聊賴和自我專注,他們變得更功能失常。

這種脫離在一個更深刻層面上帶來一種焦慮,在這個層面上你知道你的生命沒有進展,你沒有去向你需要去的地方。然而這些人將認為這種不安是他們恐懼的一部分,或是他們心理的一部分,必須從他們自身根除或驅除出去。因此他們將努力忽視恰恰在對他們說他們的生命出差錯並且他們在喪失他們的生命的那些徵象。

他們將會說:“一切是愛。只是去愛。只有愛。”假如他們知道他們在說什麼的話,那確實是真理。可是他們認為愛只是被動、幸福和默從,因為那正是在他們身上起效的安撫計劃。現在他們把它拓展到其他人,他們自己成為安撫者。過了一段時間,哦,他們將不知道他們知道什麼。如果某件事確實是錯誤的,他們將感到不安,可他們將認為那只是他們心理問題的一部分,他們將努力忽視它或消除它或埋藏它。那時他們將做干預告訴他們去做的無論什麼。他們將會說:“哦,我得到一個訊息。我必須去做這個。我正在被指引。這是給我的內在指引。”

將很難從這裡喚醒人們。你必須首先喚醒你自己。人們如此沈浸於他們的百無聊賴和他們對幸福的追求,以至他們幾乎像是超出可及之外。他們受到如此蒙蔽和如此熏陶,你不得不放一顆炸彈在他們的膝上才能叫醒他們!

你能在很多地方的靈性社區裡看到安撫計劃的效應。當然不是所有人,可是對很多人來說,默從看似輕鬆的路徑,容易的道路,通向真正幸福的道路。放棄認知任何事,放棄評估任何事,放棄抵制任何事,這看起來就像:“哦,從現在開始一切都是幸福。前方一帆風順!”

這些好人們,干預將簡單地哄騙他們進入一種百無聊賴的狀態,然後基本上他們將不是問題,他們將對提供給他們的無論什麼接收。他們的天然認知將從他們的覺知裡被如此移除,以至現在它將成為敵人。他們將認為它是恐懼。他們將認為它是消極。他們將不想要它的任何部分。

現在這確實正在發生。我們在講述一種極端例子,可是這些極端例子正在範圍和量級上增加。更多人簡單地陷入這種狀態——甚至年輕人,他們中的一些人尤其容易受到這種熏陶。

思考這個。真正的幸福來自對自己保持真實,來自發展你的真正正直,來自帶著你的正直有尊嚴地活著。真正的關係基於和他人共享真正的正直,構建正直的關係,表達你在生命中的更深刻本質和宗旨的關係。

然而,看看一個被安撫者的關係,他說:“哦,我們在一起,只要感覺良好,只要可以,如果我們不在一起,也可以,無論我們做什麼都可以。”可這不可以。他們知道這不可以,可是他們的天然認知從他們的覺知裡被移除了。結果,他們說:“我將不感受那些事。它們破壞我的幸福、我的和平、我的寧靜。”然而那裡沒有和平或寧靜因為那裡沒有正直,因為那裡沒有正直,所以那裡沒有真正的關係。

在此你看到毒藥是如何浸入人們恰恰想吃的食物裡嗎?靈性食物被下毒了。當今世界有多少靈性導師在教導真正的辨識?多少在倡導真正的個人正直?多少在鼓勵人們清晰地看並看見?多少導師在鼓勵他們的學生回應世界?確實有一些,可是環顧四周,你將看到安撫計劃正在不知不覺中被倡導。

這對外星人計劃來說是多麼完美。這需要時間,可從他們的觀點來看,哦,其結果是值得的。那樣干預將擁有一個廣大的順從民眾網絡,他們的計劃能夠通過這個網絡流動。人們將永遠不知道它來自哪裡。

在另一種場景裡,情況變得更加複雜。在此干預開始顯現它的更黑暗面。並非每個人都能輕易被安撫。那些無法被干預安撫的人們將被干預引導著去評判那些反對它的人們。對於有著極端宗教觀點和偏見的民眾來說,這尤其是事實。這些人將被引導著譴責那些不分享他們觀點的人們。確實,一些宗教社區裡的人們將接收這樣的訊息,即基督的所有敵人必須被鏟除,如果他們無法被拯救的話,二次回歸將要求人類家庭的清洗。

當今有些個體正在受到如此引導,儘管他們不一定代表這些宗教社區的領袖,可是當他們的挫折增加時,他們的強調也將增長。他們在等待耶穌的偉大到來,他們認為這沒有發生是因為人類家庭的罪惡,現在這一罪惡必須被鏟除而非只是去抵制。那將到來的耶穌將不是真正的耶穌,而是經干預準備的耶穌。這將是一個假耶穌,他們無法真正認出,因為他們沒有在內識裡實現發展。這個耶穌將不會帶來和平,而是一種清算。這一清算將受到追隨者的歡迎,因為他們自己充滿不平,認為他們的預言沒能實現是因為人類的罪惡,這一罪惡現在必須被除去,從而把天堂帶到大地。

你能在這一刻看到,對於一種大社區存在,干預——他們如此巧妙地影響思維環境、如此覺知人類傾向和弱點——來說,提供這類影響是多麼容易嗎?你能看到,由於這種操控,理直氣壯的人們如何可能開始發起戰爭對抗那些不贊同他們的人們,對抗那些將在世界上維護內識的人們嗎?你能看到這是多麼容易產生嗎?

甚至基督的真正信徒們也將成為目標,因為他們不分享這些不平,因此他們不遵從正在被干預引導的那些個體。基督的真正信徒們將強調和諧、認知和寬容。可是那些被干預引導的人們只想為他們失敗的預言復仇。他們想讓上帝的懲罰得到執行,他們甘願成為執行者。他們甘願成為法官和陪審團來開展他們相信現在是上帝意志的東西。干預將如何鏟除它的反對者?一旦它獲得足夠力量,你將看到這如何能夠被做到。

在安撫無法被實現的地方,干預將影響人們去開展他們針對彼此的敵意。當世界變得更艱難,當資源縮減,當人口增長,當競爭增加,當悲劇更頻繁發生時,人們的寬容感將減弱,他們的不平將受到鼓勵——不只是被干預,而且當然會被那些野心勃勃並想把自己置於權力地位的人。這多麼完美地落入尋求簡化並重組人類效忠的外星人計劃啊。干預不在乎他們使用什麼宗教,只要它能夠實現這些結果。正因為如此,每一個虔誠的基督徒、穆斯林、印度教徒或佛教徒都必須學習內識之路。否則,他們如何能夠分清一種靈性影響和一種大社區影響的區別呢?對於無辨識力的人來說,哦,這都看似來自一個更高地方,來自天國。那麼,你能信任誰呢?

干預能夠製造美妙的靈性場景,來激發那些最傾向於他們的信使的個體。對於干預來說,這不難做到。他們簡單地布下一個戲劇並將某人置於其中,這個人無法分清區別。人們不知道一種大社區存在是什麼。對他們來說,它都來自別的某個地方,不是他們的層面,而是從一個更高地方。因此,在一個場景裡,一個耶穌形象被投射給一個狂熱者,這個狂熱者說:“耶穌來到我面前。”耶穌說:“你必須集合我真正的追隨者,你必須譴責其他所有人!”狂熱者說:“是,主人,是,主人!”

不可思議?是。不可能?不。如果外星人計劃是創建一種統一和服從的人類效忠,那麼它必須鏟除異見元素,不服從元素。他們將不會自己這樣做,因為那樣每個人都將知道存在一種干預。相反,他們將讓人們為他們做這個,以人們的宗教堅信和偏見的名義。沒人會知道什麼在所有這些的背後。一些人將認為這是撒旦或路西法,可他們將不知道。

人類的無知是它最大的弱點。人類的內識是它最大的實力。大社區,你們生活其中的被居住宇宙,是一個非常複雜的互動和影響力環境。如果人們將遵循他們的偏見、他們的怨恨和他們的不平,無法分清一種靈性和一種大社區影響的區別的話,那麼大社區是一個極度危險的環境。大社區裡的某個族群將最終將你們贏取到他們的集團或他們的事業裡。他們將如何做到這個?他們將簡單地運用你們已然相信的,而非教導你們某種新事物。

正因為如此學習內識之路是如此至關重要,因為這教導你關於大社區裡生命和靈性的實相。它教導你關於操控的本質以及如何保衛自己和他人。它教導你如何認知安撫計劃的效應和顯化,以及你今天能夠做什麼來發展你對如此影響其他人的這些勢力的免疫。

這在當今世界上被極度需要。每一天有良知的男女們正在陷入他們無法辨識的說服。這是一個漸進的過程。可是最終的結果是他們甚至根本不知道什麼正在他們生命裡發生,並對任何形式的糾正抱有敵意。

當你自己開始發展這種大社區覺知並和他人分享盟友的訊息時,你將看到這一抵制。你將看到人們的無力回應。就像某人拔了他們內部的插頭,現在他們就是不知道任何事。如果他們確實在某種層面上做出回應,他們或許會試圖安撫他們自己。他們將會說:“哦,這只是一種觀點,你知道,我們必須在這個狀況裡尋找裨益。我們確實必須擁抱這個狀況。如果探訪者在這裡,那麼他們必然因為一種宗旨在這裡,我們必須向這一宗旨敞開我們自己。或許他們中的一些人不好,可是他們中的一些是好的,我們必須愛他們才能理解他們。”

這都是安撫心理。這容易做到。就是屈服。假如幸福是你生命的目標,那麼你將屈服。你將妥協你的正直。你將否認你自己的焦慮。你將忽視那些徵象和旗子和線索,它們告訴你這裡有某件事不對。你或許告訴自己:“哦,這都只是生命戲劇的組成部分,我將超越這一切。”

貫穿當今世界,智者正在退隱,因為干預在這裡。唯有少數在進行宣傳。馬歇爾是其中之一。然而他將需要其他人幫助他。世界還沒有被喪失。可是它被喪失的風險正在增加。

因此,你不能只是退隱,去某個地方過鄉村田園生活,不理會所有這些,只是天天幸福,回歸自然,提著水壺,種植玉米,炊飯,度過四季。那結束了!如果你要做到有意識、自決力並擁有你自身的正直,那麼現在就不能逃離。不能走入叢林,假裝它沒有發生。

不存在更多不斷的自我療癒。最終,唯一真正的療癒是開始對你知道的保持真實,堅持你知道的,學習必要的智慧肩負你知道的,並慈悲和強大地溝通你知道的。這是任何形式的真正療癒必須導向的。你將回到過去修復你的童年嗎?你將找到你的父母沒有給你的無償的愛嗎?那些太專注於這些的人們開始被限禁。他們被束縛在他們自己思想的輪椅裡。他們本都可以成為真理的倡導者,可是相反,他們只是成為療癒的倡導者,當今沒有很多療癒導向真理。沒有逃離。沒有成就你個人,而犧牲構建你自己的正直、認知真理並堅持真理。

人類必須實現團結,否則它將在大社區裡被支配。當你思考這個時,這如此明顯。如果你們世界外的其他勢力想要你們的星球、它的資源和人類效忠,哦,如果人類家庭是分裂的,那麼你們實際上在邀請他人搬進來。“當然可以,來吧!每個人都有足夠地方!”

那些抵制干預的人們將被指責為不開悟和恐懼。一些將被指責是為了保護他們的特別利益而抵制干預。確實有些人將為了這些利益抵制干預。然而,還有些人將抵制干預,因為它是一種干預。可是隨著安撫計劃,誰甚至能夠稱它為它是什麼?誰能夠說:“這就是它是什麼!”而不招致抵制和譴責呢?這是當今的一個真正問題。

我們鼓勵人們發展辨識、審慎並應用他們的關鍵技能。我們在此鼓勵的,並非是基於個人偏見或社會熏陶,而是基於內識。內識是你那個知道的部分。它是造物主賦予你來應對你生命的挑戰和機遇的你內在更偉大思想。它是你內在良知的聲音。人們比較他們的信仰體系並評判彼此,可這並非我們所講述的。

我們在講述將人類從一種會奴役它的狀況中解救出來。我們在講述當面對來自大社區正在干預你們世界的勢力時,維護人類的自由和獨立自主並鼓勵人類正直。這不可能實現嗎?哦,某種意義上說,真理總是看似不可能。對真理的提倡和維護總是看起來像在面對不可逾越的困難。可那只是因為真理沒有被足夠多人珍視、認知並深刻感受。那將把人類帶出這一困境的東西,正是將把人類帶出每個困境的同樣東西。就是面對真相並做需要做的事。

當今世界很多人感到非常不安,因為他們知道某種確實錯誤的事正在發生。或許他們認為他們的不安只是他們自己的心理問題。或許他們認為它只是一個政治、經濟或環境問題。如果他們沒有一種大社區覺知,那麼他們不得不將他們的注意力專注在其他某種事情上並尋求其他某種原因。可是他們知道當今正在發生著某種不正確的事。事情感覺不對勁。事情在移向一個它們不該去的方向。某種事正在發生,它將改變事物,但並非以一種良好方式。感受到這個的人們感到不安。他們帶著這種不安醒來;他們帶著這種不安睡去。它就在那裡。當他們在外面的世界上時他們感受這個。某件事不對。

這種不安來自哪裡?它為何在那裡?你可以冥想。你可以去度假。你可以吃好吃的。你可以有片刻的愉悅。可是然後你回到不安。某件事出差錯了。它不只是因為世界上存在著貧困或戰爭或剝奪。這些始終和你們同在。別的某件事正在這裡發生。別的某件事確實不對。

然而你環顧四周,大多數人不在意。他們不知道它。他們感受不到它。他們不關心。或者他們有好藉口。“哦,你知道。這只是人類本質,”或“你知道,它是人們的恐懼。他們只需要做到更關愛。”針對某個巨大事件,你聽到的是確實很蹩腳的藉口。

你的覺知需要增長。你的火苗需要增長並變得更強大——真理之火,內識之火。否則,你的火苗總會被掐滅、熄滅,被個人的左右矛盾,個人的恐懼,個人的喜好或作為安撫計劃結果的那種百無聊賴。

真理之火必須變得強大,因為現在這裡存在著更巨大黑暗勢力。欺騙是深入和複雜的。否認無所不及,默從無所不在並與日俱增。唯有你內在的內識能夠穿透它。

人類正在喪失它的自由,緩慢但確定,以如此一種方式以至這種喪失將非常完全,因為它背後計劃的巧妙。這會發生是因為當今很多人的質素。這會發生是因為安撫計劃的效應,現在它在世界很多地方得到如此充分地確立。

因此,將需要勇氣和一種強大的宣傳來激發那些已經感到不安,已經感到問題但無法識別它或它的源泉的人們。將需要一種強大的宣傳來觸及那些已經開始默從,但他們的正直感足夠完好以至他們知道他們內在和他們周圍存在著一種問題,並在迷霧降下時奮力維護他們思想的明晰的人們。

對於那些已經完全默從的人們,可能沒有答案。他們可能在你所及之外。這將需要一種更偉大力量,天使性臨在,來觸及他們。可是即使在此,也相當困難,因為安撫可能如此完全,以至人們將認為那試圖輓救他們的恩寵之手恰恰是他們必須回避的東西。

你只能觸及那些不安的人,擁有一種認知感即他們的正直正在受到侵犯的人,和已經開始感到干預的說服但還沒有對它默從的人。這個陣營裡有很多人。你並非對少數講話。這一宣傳將需要時間。這並非在幾周、幾月或幾年裡就能做到。它是必須持續去做的事。

由於干預,人類向大社區的邁進將相當艱難。它將要求一種更高覺悟在足夠多民眾中被培養、保護和維持。它將要求一種更偉大水平的辨識和審慎,以及對於你和誰交往以及你溝通什麼的更巨大謹慎。它將要求一種更偉大覺知和敏感,對世界,對那些正在世界上對人類施加一種影響的勢力。

發展這一覺知和這一敏感,並確立個人的正直以及代表這一正直的關係,對於成功來說絕對是根本性的。正是這將保持內識在世界上的存活。正是這將構建自由並保持它在世界上的存活。正是這將保持人類的完好。因為一旦你失去你的正直和你的自由,要重獲它們是非常艱難的。非常艱難。甚至當人們為了關係或為了金錢或為了利益犧牲他們的正直時,甚至在這些更尋常的境況下,要重獲它都是非常艱難的。你必須發起極大努力並冒風險。因此,保持在麻煩之外比從麻煩中走出來更容易。你不想成為你自己世界裡的一個囚徒。你不想成為你自己思想裡的一個囚徒。你不想成為其他任何人或任何事的一個囚徒。

如果你能在這些事務裡擁有一種大社區視野,那麼你將認知,儘管人類有著巨大艱難和嚴重弱點,可它在宇宙裡依然相對自由。當然,在隔離裡生活在你們世界的表面,你們無法看到這個,因為你們沒有視野。正因為如此,盟友簡報如此珍貴,因為它們給你們一種你們自己否則無法擁有的視野。你們如何能夠拿自己和宇宙其他生命進行比較呢?你們如何能夠理解你們自由的價值呢,假如你們無法看到自由在大社區裡是罕見的並且必須受到良好保護的話?

正因為如此盟友提供了一個更偉大視野。然而一些人將抱怨:「哦,他們不給我們答案。他們不告訴我們日期、事實、數據和位置。」那不是重要的東西。至關重要的是理解、視野、更高覺悟。誰在乎盟友們來自哪裡?他們世界的名字對你們來說毫無意義。你們在很長時間裡將無法去到那裡!當然不會是你們的生命時代。盟友在提供你們需要知道的關於大社區以及關於干預的重要之事。他們在告訴你們誰在這裡、他們為何在這裡、他們在做什麼。他們在指出關於必須做什麼以抵消這一干預的道路,這包括發展大社區覺知和一種更高覺悟。

這一髮展必須始終被強調。它如此至關重要,否則人們將錯失整個要點。他們將只是假設這只不過是某種驚人的事件,它無論怎樣可能不是事實。一些人將會說:“這些盟友甚至不告訴我們他們的名字或他們如何來到這裡。”這是愚蠢!如果上帝派來一個使者,你會否認使者,因為他沒有回答瑣碎問題嗎?上帝派盟友們到這裡以幫助教育人類並警告人類它此刻正面對的嚴峻風險。這將被否認嗎,就因為某些瑣碎信息沒有被提供?

正因為如此大社區覺知的發展現在至關重要。正因為如此更高覺悟必須被提倡和維護。正因為如此你保持內識在世界上的存活。正是這,在這個偉大轉折點上必須得到支持和尊重。

尊重這個資料。認知它是一個恩寵的禮物。回應它。有勇氣這樣做。抵制安撫。抵制讓你對你自己的內識變得倦怠且無反應的影響。抵制讓你超越其他一切之上和之外把自己奉獻給你自己的幸福的誘惑。抵制攻擊其他信仰、文化或國家的民眾的誘惑。抵制干預,通過覺知,通過宣傳,通過理解。提倡人類合作、團結和正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