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註三 理解干預

人類的盟友簡報將激起很多問題。這是好事,因為這些問題必須被提問和考慮。並非只是答案應該被現成地提供,而是這些問題應該被深入思考,提問者應該自己思考答案可能會是什麼。

如果人類要在大社區裡實現強大和獨立自主,那麼它必須擁有更多能夠獨立和批判性思考並深入考慮事物的民眾。

盟友本身將保持神秘。對一些人來說,這將是困難的,可必須如此,因為盟友確實是在暗中偵查干預,為了自我保護,盟友必須保持隱匿。

盟友本身將不會洩露關於他們的來源、他們的身份等等的大量信息。他們宣稱這一信息對人們來說毫無意義,可是真正的更重大原因是盟友想維持他們的匿名。這種匿名保護著他們以及他們的來源。

一開始接受這些或許困難,因為人們不理解大社區生命的艱難。他們不理解內識必須如何從一個族群傳遞給另一個族群,尤其當這樣一種干預的狀況在發生時。某種意義上說,人類被圍攻了,儘管這或許看似一個太強烈的詞,因為“探訪者”的活動似乎如此微妙和規避。可是鑒於這一干預的結果,“圍攻”一詞在此確實很恰當。如果你試圖幫助另一個受到圍攻的國家,並且你想保持隱匿,那麼你必須保護你自己和你的來源,並以如此一種方式溝通,讓訊息能夠被有效散布,並讓信息以任何方式被破壞或腐敗的風險最小化。

正因為如此,訊息被提供給一個人。假如它被提供給很多人,他們或許會錯誤詮釋它,他們會針對他們被提供的東西擁有不同版本,然後他們會彼此對抗,整個訊息會被迷失或腐敗。只要這個人能夠繼續接收信息,並且如果他的周圍有足夠多的支持,那麼這是防止錯誤理解和衝突產生的最佳保護。由於這是人類無法自行獲得的信息,因此它必須被大社區裡試圖幫助你們並關心你們未來的自由的那些人傳遞。人類自身怎麼可能理解大社區裡關係的錯綜複雜呢?這不可能。即使做出任何嘗試來解釋這些事,哦,那會看似奇幻,人們自己將無從驗證它,當然除非他們的內識強大。

因此,盟友將保持神秘。一些人將理解這點。一些人將不理解。盟友除了在簡報裡已然告訴你們的之外,無法揭示關於他們自己歷史的大量內容。一些人能夠接受這點。其他人將開始懷疑。可在此我們實際上在講述審慎。你不會在一開始向人們揭示一切,當他們甚至幾乎無法理解或接受你初始的提供時。他們的最初問題必須不予解答,因為他們對他們的接觸沒有充分信任,他們對他們自己的內識、他們內在的靈性智能沒有充分信任,從而無法辨識什麼是真的,什麼不是真的。

因為世界上有著很少坦誠,那真正坦誠的將被質疑,將被認為是狡詐,尤其被那些本身狡詐的人們。事實上,很難向世界呈現某種純粹的東西,而不讓它遭到玷污或妥協,甚至在一開始。被選中接收這些訊息的那個人之所以被選中,是因為他在世界上沒有地位,因為他沒有社會地位,因為他為這個受到了良好準備。是的,他將有疑問,他確實有。是的,他將害怕某些事,他確實害怕。可是只要他能夠接收訊息,並以一種純粹形式呈現它,那麼無論他自己是否能夠完全理解它,這才是重要的。因為訊息以一種純粹形式存在,不符合人們的期望、喜好或信仰,所以一開始並非每個人都能理解它。將存在大量討論和大量懷疑,很多恐懼將被投射給它,尤其被那些先前理解以任何方式受到這個新啓示挑戰的人們。

顯然,人們想讓盟友成為很多東西。他們想讓盟友成為救星。他們想讓盟友成為救援者。他們想讓盟友干預並阻止大社區任何其他勢力接觸你們的世界。人們將或許感到好像他們被背叛或辜負了,因為盟友並非在此保護人類。可是思考這個。如果盟友在此保護人類,那麼他們將不得不持續保護人類,這實際上將要求他們掌控你們的世界。你們世界的所有政府於是將不得不和盟友的活動協作。這於是將導致你們喪失自由,哪怕是喪失自由給一個朋友。

盟友的宗旨並非是規避人類權威。他們的宗旨並非是改變政府或國家間的效忠。他們的宗旨只是觀察干預併發送他們的評註。如果你想讓某人拯救你,那麼你交付你的力量給他們去這樣做。盟友將不接受這樣。即使他們發起一種必要力量來驅逐正在干預人類事務的探訪者,來終止干預,哦,你們的邊境將發生戰爭。甚至盟友的家園世界將受到威脅,因為他們在此沒有得到其他世界或貿易協會或類似機構的任何官方許可。我們所說的意思是盟友實際上不應該在此做他們正在做的事。如果你思考這個,你將理解。甚至在你們的世界上,你們的政府擁有秘密間諜試圖獲得信息,試圖以某些方式干預,或正義或邪惡。

唯一將拯救人類的是人類自身。為了讓這成為可能,人類必須擁有一種更偉大理解,並對宇宙生命採取一種非常冷靜和客觀的途徑。像現在這樣,總體來說,大多數人對宇宙生命抱著一種非常浪漫的觀點。他們被科技炫目並想要更多。他們認為「接觸」將帶給他們不可名狀的裨益。他們認為先進國家將教導人類如何生活在和平裡,如何維護環境,如何提升世界各地民眾的生活水準。

思考這個。這可能嗎?你以為人們想讓他們的生命受到未知勢力的改變和掌控嗎?探訪者或許承諾這些,因為它恰恰符合人們的期望和渴望。探訪者告訴人們:「哦,當然,我們將給你們和平和寧靜。我們沒有戰爭。」你希望交出你生命的權威,讓你的生命和境遇受到完全掌控,只是為了一個更偉大科技的承諾或一個世界和平和安寧的承諾嗎?監獄裡有和平,因為每個人受到掌控。可這是真正的和平嗎?抑或只是抑制了戰爭?

世界上還有些人的財務地位將受到干預的威脅,他們將要麼抵制干預來保護他們的財富和他們的特權,要麼將試圖為了他們自己的利益和干預聯合。他們和干預的聯合代表一種非常危險的狀況,一個人必須非常冷靜和客觀才能有效應對它。

很多人將只是陷入否認說:“哦,這不可能!我不相信。先進文明不會這樣行事。如果他們在這裡,他們會幫助我們,我們應該歡迎他們!”

當然還有很多人甚至無法思考這些事,因為干預的實相完全超出他們的理解範疇。宇宙中的生命?哦,好吧,或許在銀河系的遠端,但不是這裡!

還有些人將會說:“哦,這些盟友是對的!我們必須捍衛自己!讓我們構建碉堡,生活在地下,儲存武器,不信任所有人和所有事。”

因此,盟友簡報有可能造成一些歇斯底裡。當然會有否認。當然他們將受到抱有不同觀點的人們的譴責和攻擊。可這是當一個緊要訊息被傳遞給你們世界或任何世界時,必須冒的風險。

在這裡,真理能夠不帶焦慮和譴責地被接收嗎?哦,看看那些他們的訊息得到公開的偉大靈性導師的歷史吧。這給你們一個非常好的示範。少數人被觸及,很多人震怒。將發生針對盟友簡報的震怒,可是少數人將被觸及,他們將能夠觸及其他人。隨著時間推移,一種新理解和覺知將慢慢地滲入人類覺悟。這一覺知至關重要,因為人類對大社區非常沒有準備,如此沒有準備,實際上,情況變得相當絕望。某種事必須被做,否則人類將免費、公開地交出王國的鑰匙,幾乎毫無疑問。

看看你們世界民眾、世界土著民眾的歷史,那些人簡單地默從並說:“哦,是的,好。歡迎搬進來。我們將住這裡,你們可以住那裡,一切將安好。”看看這發生了什麼。這一新場景真的很不同嗎?這是一種非常艱難的狀況,作為被發現的族群,作為一個新世界的原住民,被尋求新世界的價值、財富和機會的其他人探訪。這正是人類現在所處的困境。

然而這是一個巨大悲劇嗎?它可以成為一個巨大悲劇,基於人們如何回應。然而,它也是一個偉大機遇,因為來自大社區干預人類事務的勢力的存在,確實是人類團結自身並在它自身的捍衛中變得強大的唯一偉大機會。正是需要這種量級的某種東西才能克服部落仇恨和文化間的歷史。需要某種更巨大事物,一個更重大問題,才能團結民眾。

這就像住在一個著火的房子裡。如果一個房間的人不和另一個房間的人講話,樓上的人憎恨樓下的人,現在房子著火了,哦,你們要麼幫助彼此,要麼毀滅!世界就像一個著火的房子。它在著火,通過環境惡化,通過國家和文化間不斷升級的衝突。可是世界上更大的火災是探訪者的存在。更大的火災是干預。

人類能夠應對這些其他問題,儘管它尚未充分做到。可是它能應對來自世界外擁有人類尚未培養的技能的那些族群嗎?你們能夠清理你們自己的後院。你們能夠改變你們政府的結構。你們能夠慢慢地,帶著巨大艱難,將更偉大正義帶進世界,這確實必須被做到。可是你們能夠不帶浪漫、不帶滿懷期望、不帶貪婪地應對來自你們世界外智能生命的實相嗎?你們能夠客觀和坦誠地應對這個嗎?你們能夠對探訪者們說:“好吧,如果你們在這裡,那麼你們必須揭露你們自己和你們的意圖,我們將決定你們是否有權利在這裡!”

正如盟友在他們的簡報裡描述的,人類不應該讓任何外來族群在沒有民眾許可的情況下踏足它的土地。顯然,在當前的境況下,這一許可從未被申請也從未被授予。正因為如此它是一種干預,而非一種訪問。訪問者被歡迎到來。他們已經申請了訪問許可。他們在這裡進行訪問,帶著被訪問者的許可。可是干預沒有這一許可。它被強加在你們身上。一些人可能說:“或許探訪者們申請了許可,但它被世界政府否決了。”哦,即便如此,那麼探訪者們應該在路上,而非在這裡。即使世界政府錯誤地沒有歡迎探訪,可是如果它不受歡迎,那麼探訪者們就不應該在這裡——除非他們到來是為了征服並為了這一目的進行干預。

否則他們為何在這裡並如此涉入人類事務,對人類生理、心理和宗教如此感興趣呢?你以為他們缺乏這些,所以他們來探訪嗎?你以為他們將從你們的圖書館偷走書籍嗎?他們能夠通過簡單地作為觀察者並收集你們所有的數據、信息和傳輸等等來獲得所有這些信息。他們不必在這裡干涉人類事務才能瞭解你們。一些人認為:“哦,他們需要我們的生殖能力。或者他們需要我們的靈性。或者他們需要我們的情緒。或者他們需要我們的宗教。”這都是愚蠢。這是對顯然之事保持盲目。

國家為何彼此干預?思考這個。這在大社區裡並非不同。顯然之事被錯過了。人們想以其他方式思考它,因為那更容易應對。天哪,是的!一些人說:“哦,他們在這裡因為他們需要我們的幫助!他們需要我們的血液供應。或者他們需要我們的宗教,我們將幫助他們,我們將自我感覺如此良好,他們將如此感激。”

一些人以為:“哦,他們在這裡給我們帶來新科技,幫助我們終止污染。”你以為民眾和政府會以這種方式利用這種新科技嗎?世界各國將為了優勢和強大爭相擁有這一新科技,因為國家間在彼此競爭。

一些人說:“哦,他們在這裡,因為他們想研究我們。”他們為什麼想研究你們呢?他們可以通過接收你們的傳輸,這正被發射到太空裡,來研究你們。你們的信息非常可及。並不需要他們來到這裡研究你們。不管怎樣他們為什麼想研究你們呢?為什麼如此大量的時間和努力被用在研究人類上呢?你以為這是一個科學項目嗎?你以為這是一個文化探索嗎?人們以為人類如此迷人、如此神奇、如此非凡以至其他族群會花這樣的時間來研究你們嗎?

族群被研究的唯一原因是為了大社區裡的經濟或政治利益。這些族群在沒有他們許可的情況下被研究。你想讓某人說:“我們想研究你。你願意用你的餘生作為我們的實驗品嗎?我們將盡力不傷害你。”你會同意那樣嗎?尤其當你發現你在被利用,從而讓你的調研者能夠從你的一切和你擁有的一切中撈取好處時?很多人認為:“哦,探訪者在這裡幫助我們,”可實際上他們在這裡幫助他們自己。人們讓他們很容易做到這樣。

因此你可能問:“哦,為何沒有更多人覺知這個呢?”對此的解答是困難的,因為它涉及幾個不同因素。首先是人們的文化熏陶和宗教熏陶確實不允許宇宙智能生命實相的存在,儘管他們或許對這個主題抱著自由觀點。當走到這一步時,人類覺知裡沒有宇宙生命的位置,當然除非它是一種原始生命形式水平。一個細菌沒問題。一個智能族群干預人類事務就不行。

世界政府將不揭露他們所知道的,因為他們沒有防衛。他們確實擁有的那些防衛,他們無法在不通知公眾的情況下充分運用,他們不信任公眾,他們自己的民眾,會支持這一努力而不陷入恐慌。你們國家的政府會公開宣佈:“我們現在正面對來自世界外族群的一種干預。我們確實不理解他們的科技。我們不確定他們所有的活動。我們沒有抵抗他們的防衛”嗎?

人們認為他們應該被告知,可是大多數人無法面對它。他們無法領會它。他們將逃跑,試圖躲到某個地方。他們會認為世界末日就在眼前。

有些人覺知干預,但說:“哦,我們必須非常謹慎,在這裡不要做任何過早的結論。我的意思是,我們必須收集更多事實。我們需要更多證據。”真的嗎?為什麼?你就不能看到這個,認知這個是什麼嗎?你將用你的餘生拼起這些小小拼塊嗎?這不是一個科學實驗。這是生命形式間的互動!

如果你被診斷為一種嚴重疾病,那麼你願意成為一個實驗室實驗的組成部分嗎?還是你想被治癒?你會想讓一條療癒路徑被盡快確立起來,如果你認真想擺脫疾病的話,你會對它投入你全部的注意力。可是某些人對待干預就像它是一種科學實驗,他們將花很長時間,把它收集起來,他們不想搞錯。與此同時,他們的世界就在他們的腳下遭到破壞。他們不知道這個,他們看不到這個,他們不想做出這些結論,因為它們似乎不科學,它們似乎太離譜,證據何在?證據是什麼?你需要看到多少才能清晰?鑒於干預的隱秘特質,哦,沒有很多被示現給人們。無論怎樣不會在青天白日之下。

因此,你試圖科學性,你把它拼在一起,你走在尋求真理的道路上,你沒有找到真理,你還沒有找到真理,你將不會找到真理。你對找到真理左右矛盾,因為如果你真的看到它是什麼,哦,你的科學實驗結束了。現在你必須真正行動!你必須確實做些什麼!你的同事們將看著你,好像你瘋了,好像你失去了理智,好像你放棄了你的理性和客觀,採取一種瘋狂和離譜的立場。因此,儘管真理被追尋,至少從理論上,可它同樣被否認,沒人想冒險認知任何事物。這是一個非常難以面對的事,順便說一下。我們理解這點。這可能是除了你自己的死亡外,你曾面對過的最艱難之事。

我們不指望人們乍一看就簡單接受這個。可是我們必須對治那些在任何時候阻止人們認知這個的傾向、信仰和態度。你不想等待證明,因為那樣就太遲了。到那時,將幾乎沒有解救。

那時人們將會說:“哦,現在探訪者確實已接管了一切。我猜這正是他們為何在這裡!”那時你做什麼?抗議?給你們的參議員寫信?向你的朋友抱怨?這是一個非常嚴重的狀況。在此人們必須冒著風險去看見和認知。可即使冒風險,你也需要一些幫助,因為你無法看到你們疆界之外的東西。

美洲土著民眾能夠理解歐洲國家間的錯綜複雜和競爭嗎?不,他們不能。沒有來自一種更神秘源泉的幫助,他們就不能。實際上在那個時候,天使性臨在積極地試圖通知美洲民眾正在到來的巨大和悲劇改變。可就像你們自己一樣,土著們無法回應,因為這在他們世界觀的範疇之外。這不契合他們的信仰或理解,因此這些啓示,就它們能夠被提供給民眾的程度,被大大否決和忽視了。你以為天使性臨在只是看向其他方向,讓美洲土著民眾被消滅嗎?

人們想讓事物得到良好解決。他們想要舒適。因此他們不看,即便他們看,他們看不見,即便他們看見,他們不理解,因為他們想要的。人們不想要戰爭,結果,他們否認戰爭,直至戰爭壓倒他們。他們不是在最開始,一旦火星點燃,就根除衝突,而是等待火災觸及他們,然後他們說:“哦,我們必須阻止這個!”

人們問:“哦,我們到底能夠做什麼?”你們確實能夠做很多。你們必須從覺知開始。你們必須對於你們在應對什麼擁有一種理解。你們一定不能允許任何外星勢力在沒有你們世界民眾明確許可的情況下踏足這個世界的土地。你們擁有這些權利。你們必須施展它們。

在此有必要對宇宙中的生命採取一種非常平淡的觀點。仰望群星。它們是物質的。你在看的不是天堂。這不是你的天堂般狀態。宇宙裡的每個人,生活在物質生命裡,必須應對物質生命的嚴苛——生存、競爭、困苦、剝奪。科技沒有終止這些要求和這些艱難。實際上,它會令事物甚至更加複雜。它解決一些問題,製作其他問題。

你必須對宇宙中的生命擁有一種成人觀點。如果你擁有一種青少年觀點,你將不會理解。你的缺乏理解會是真正悲劇性的。覺知必須被確立。這是盟友簡報的宗旨——確立覺知,不是回答每個問題,不是給你一種完全的理解,而是給你一種覺知。獲得一種覺知就是對某種事物保持警覺。這並非意味著你針對它的所有問題被解答抑或甚至被對治。可是它確實意味著你覺知某種事物。

盟友的訊息非常簡單且非常簡短,從很多方面來說,非常概括,因為它在此是為了激發覺知並糾正誤解。那是它的宗旨。除了這一覺知外,還必須存在靈性理解的一種發展,對思維環境的一種覺知,並甘願在國家和文化間確立更偉大合作。

這是一個全球問題。它並非美國人或英國人或中國人的問題。它是一個全球現象。干預並非珍視一個種族超過另一個,除非某個種族能夠幫助達成那些干預者的意圖。在此,大量強調被放在美國,因為它是最強大、最有影響力的國家。可這是一個全球現象。

你們作為人類正在受到挑戰。你們身在這裡的權利,你們在宇宙中保持自由和獨立自主的權利,正在受到挑戰。那些正在干預人類事務者認為你們無法管理自己,你們將破壞世界,因此他們覺得進行干預是他們的權利和特權。他們的態度是:“哦,這些人類!看看他們。他們就像動物!我們將給這裡帶來秩序和結構。”一些人將認為:“哦,那很好!終於我們將擁有秩序和結構。”

你真的想以這種方式和這種程度讓秩序和結構被強加在你們身上嗎?這不是人類將進步或實現提升的方式。這不是人類將在世界上確立合作和和平的方式。你們想被佔領嗎?因為這正是你們在面對的。一種廣大的、全球性的佔領。很多人將會說:“哦,我就是無法應對這個。我有其他問題。”我們說:“你有比這更重要的其他問題嗎?”是的,每個人的生命裡都有其他必須被應對和解決的事,可是不能以這個覺知為代價。這是一個人在生命裡,在這個世界裡,在這個時候能夠擁有的最重要覺知。

因此,你從覺知開始,然後你必須學習和瞭解關於宇宙生命的事情。你能在哪裡學習這個呢?在大學裡?在教堂裡?從你的父母?從你的朋友?從報紙?或一本雜誌?關於宇宙生命的教育,一部分可以從人類歷史中學習。理解世界如何進化,影響它成形的力量,以及各國如何彼此互動,這將教導你很多關於宇宙中的生命,因為它並非不同。它只是發生在一個遠更廣大的規模上,有著遠更多的不同影響力和參與者。你需要對宇宙中的智能生命抱持一種非常冷靜的觀點。你必須理解,與當今很多人相信的相反,科技將無法拯救你們。它將只會改變你們。科技沒有拯救宇宙裡的任何族群。它只是改變了他們。

是的,因為科技,一些國家能夠征服和統治其他國家。可是這些進犯國家已然被科技改變了它們自身。科技實際上讓你在大社區裡孱弱易感。如果你擁有其他任何人沒有的科技,哦,現在每個人都想要你擁有的。你將如何捍衛你擁有的並保護你擁有的呢?這甚至是你們世界上非常富裕的人們在面對的一個問題。他們將如何保護他們的財富和他們的特權呢?這完全改變了他們的生活,他們的朋友,他們的優先次序,實際上會讓他們的生命真正悲哀,並且往往確實如此。

大社區裡的最佳位置是保持自給自足、獨立和極度審慎。這是一種更廣大規模上的智慧。然而你能通過人類文化和你們自己的歷史理解這如何會是真理以及這為何是真理。剛剛贏得了一百萬元的人會出去告訴每個人嗎?哦,如果他們那樣做,事情將改變。審慎,辨識。非常重要。現在比以往任何時候更重要。

因此,通過你們自己的歷史可以學習很多。你採取一種客觀的觀點說:“哦,這正是當不同能力的國家互動時發生的。”

然而很多人依然認為:“這是顯現的天命。它必然如此。它就是如此。它無法被改變。無論如何它都會這樣發生。”這是荒唐!它本可以以很多不同方式發生。它本可以走很多不同的道路。歷史並非必然如此結果。世界上還有其他人認為:“哦,無論發生什麼都是應該發生的正確事情。”這甚至更荒唐。

然而儘管通過研究人類歷史、文化和心理可以學到很多,但同時必須有新信息,一種新視野。你們需要的並非只是新信息,而是一種更廣大視野。如果你以你一直看待事物的方式看待它們,你將看到你一直看到的。沒有任何新東西將被揭示。因此,為了擁有一種新理解,一個新啓示,需要一種不同的視野。否則,思想只會保護它依然相信的並擋開或抵制挑戰這個的任何東西。

一種新的靈性視野和一種對宇宙靈性的理解正在通過大社區靈性的教程被提供。一些人不接收來自造物主的這個禮物,而可能會說:“哦,這都來自一個人。他將變得如此富有和強大!”哈!實際上我們希望他不要被毀滅。讓所有這些通過你進入世界,這是一個祝福嗎?被人們誹謗和譴責甚或是神化,這真的是一個祝福嗎?我們認為接受這樣一個責任是一個巨大負擔和一個巨大犧牲。你能希望的最好之事是匿名,可是你將不會擁有這個,因為遲早人們將會發現。“哦,這個人確實說他擁有別人沒有的某種東西。”然後所有人為之瘋狂。“一個人怎麼可以這樣說!他以為他是誰!他必然是和魔鬼胡混!如果他是和天使一起的話,哦,為什麼他是那一個,而不是我?”你看,做一個信使很難。

然而某個人必須做這個。並且一個人需要巨大協助否則這不可能被做到。他們必須擁有巨大的自我信任,對造物主的偉大信心,以及巨大辨識力才能確定他們是被正確地還是錯誤地指引。當然,任何保護他們的金錢或他們的社會地位的人,都不可能處在這個位置上,而不產生巨大的個人衝突。

因此,這裡需要新信息,一種新視野,一種大社區視野。你必須開始像生活在一個大社區裡的人那樣思考,而非只是生活在鄰裡或一個鎮上。視野能夠被學到。當你獲得一種新視野,尤其像這樣的一種更偉大視野時,哦,你能夠看到和認知過去就是不明顯的事物。這些事物將不是基於揣測,而是基於清晰的觀察。

在某個節點上,你將會說:“哦,當然任何人都不應該在沒有我們許可的情況下訪問我們!”那變得很明顯。現在,人們甚至從未想過提問那個問題。“哦,我不知道…”在某個節點上,你開始覺知,靈性進步族群不會四處干預其他人的世界。他們可能通過像人類盟友那樣的觀察者發送訊息,可是他們不干預。宇宙中的靈性進步者不那樣做,無論他們的文化、他們的世界、他們的性情或他們的本質如何,因為這是智慧,智慧是宇宙性的。因此只是因為某人能夠駕駛太空飛船——相對來說——快速地來到這裡,就認為他們是靈性進步的,哦,那是無知。因此當你獲得一種大社區視野時,你意識到智者不干預。智者不會來到這裡改變一切。

有些情況下,基因物質將被賦予一個進化中族群,可那並非此刻正在世界上發生的,我們能夠向你保證。人類擁有它需要的一切以實現成功。它不需要先進科技。它不需要外星基因物質。任何試圖告訴你並非如此的人,要麼是干預的一部分,要麼是在不知不覺中支持它。

人類需要一個新視野。但內識——你的靈性思想——的種子在你內在,在人類族群內在。這個內識是古老的,它一直和你同在。如果你能發現它,它將向你揭示你需要知道什麼以及你需要做什麼。生在當今世界上的每個人,都生來擁有理解大社區的潛能,因為這是人類和宇宙生命,我們稱之為大社區,開始接觸的時代。這一理解已然在你內在。

如果任何外星族群告訴你:“哦,我們在此改善你們的基因編碼,”你一定不能相信這個。這不是事實。如果你真的想成為一個實驗動物,如果你真的想屈服於一種佔領,如果你認為這正是和宇宙生命接觸的意義所在的話,那麼什麼能改變你的思想呢?體驗佔領,某天醒來說:“我的上帝!我不再是一個自由人,我沒救了”嗎?

這樣說太大膽嗎,即這是世界上最重要的問題,上帝提供了一個答案,答案在一個教程裡被提供?這樣說太大膽嗎,即這是世界上最重要的問題,上帝提供了一個答案,答案通過一個人被提供?不然答案會怎麼被提供呢?它會被提供給一百個人嗎?如果那樣的話,訊息將永遠不會超出他們。

當耶穌到來時,有一百個耶穌在彼此競爭嗎?“哦,我的耶穌是真正的耶穌,可你的不是!”那不是啓示被帶進世界的方式,因為這行不通。

我們超越世界。我們是天使。因此我們可以說大膽的事,然後去別的地方。我們不必應對反響。我們只是傳遞訊息,人們要麼為之瘋狂,要麼開始受它啓發。可是我們在別的地方。這不影響我們。

然而,對於信使來說,則是另外一回事。他必須面對將發生的所有反應。這不是一個輕鬆的工作。要慶幸你沒有被給予這個工作。可是要理解,當你的領悟發生時,你也必將倡導這個。你將不會有信使有的困難,但你將面對我們談論的所有事情。你將看到干預的效應。你將看到安撫計劃的效應。你將看到人們多麼百無聊賴,他們多麼批判性,他們多麼否認。他們所有的震怒,他們所有的懷疑,他們所有的恐懼,和他們所有的逃避,你將看到。它將如白日一樣清晰。那時你將理解啓示如何在世界上發生。當訊息必須被提供,時間至關重要時,這是它發生的方式。這是艱難。這是挑戰。

最終真正的問題不是干預,儘管那是一個真正問題。更巨大問題是人類的責任感。人們做出回應的能力。缺乏回應。無知的回應。消極的回應。如果人們無法回應,哦,世界將被交出。

世界上沒有很多探訪者。他們的數量不多。可是他們的工作正在輕鬆開展,因為人類的默從和人類的無知。還是這個,回應。回應能力。責任感。如果沒有回應—能力,哦,人們將不回應,佔領將發生,就在他們腳下。人們將認為:“哦,好吧,某種事情正在世界上發生。事物當然在改變!”這將看似沒什麼,直至他們發現它究竟是什麼。

正因為如此,此刻一個緊迫訊息正在被發送。覺知是第一。然後你必須瞭解大社區裡的生命,你能夠通過客觀看向你們自己的世界而開始做到。然後你必須開始獲得一種大社區視野,並瞭解宇宙中的生命和靈性。這現在正在大社區靈性教程裡被呈現。並非每個人將能夠學習這個教程,可是很多地方的足夠多民眾將需要接觸它,以理解正在發生什麼。

人類明天就能終止干預,只要它被告喻並覺知。人類能夠阻止這種類型的一場未來干預,只要它被告喻、覺知並實現團結。人們如此執迷於他們自身,以至他們的疆界沒有得到捍衛。哦,是的,他們有疆界,在彼此之間,巨大疆界,高牆、抵制和敵意。可是你們面向太空的疆界沒有得到捍衛。你們沒有阻止外來進入的高牆,因為你們不認為外來者能夠進來或將會進來。

因此,這是一個勇氣、信任和坦誠的時代。你內在一場真正清算的時代。閱讀盟友簡報並問自己:“我究竟知道什麼?”不是“我想要什麼?”或“我喜好什麼?”或“我相信什麼?”而是“在此我究竟知道什麼?這真的正在發生嗎?”如果能夠的話,咨詢你自己內在的內識,不是你的想法或你的恐懼或你的信仰,而是你內在某種更深刻東西。這是真正確認將發生的地方。這將需要巨大勇氣來提問這個,因為這一覺知將改變你的生命。它將讓你自由。它將給你方向。可是你必須在你自己內在甘願擁有這種改變。這是發生在每個人內在的啓示。它被大大抵制。大大延遲。可是如果它能夠發生,它是最有價值的事。

我們給你發送我們的祝福,並要求你接收這個輔導,自己思考它,因為你必須做出最終決定。我們只能告喻。我們無法掌控。上師的臨在和你同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