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註一 人類否認的問題

很多人,當閱讀人類的盟友簡報時,將開始害怕。他們將閱讀它,就好像他們認為它是真切和真實的,它確實是,他們將開始害怕並想撤走。他們將想以某種方式否認它。

某種程度上,人類的盟友資料揭示了你的軟弱。它召喚你的實力。它召喚你內在固有的智慧。它召喚內識,你內在的靈性思想,但它也揭示你的軟弱。它揭示你的易感。它揭示你對你自己意識的缺乏控制。它揭示你們沒有針對太空防衛的疆界。它揭示你們的假設,你們的執迷以及你們從整體上對宇宙生命的無知。

在此重要的是問自己,人類是否將會遇見來自它世界之外的智能生命。如果會,當那發生時,人類將如何回應?人類將如何認知它的新訪客是否友好?人類將如何能夠辨識探訪者的動機和他們的意識?人類將如何能夠辨識他們的組織、他們的方式等等?

如果你認真思考這些問題,你將意識到你有很少答案。沒有答案,或許你將開始害怕。你將感到你自己的易感,你將感到人們對於這樣的一種相遇確實多麼沒有準備。

因為大多數人依然認為他們在宇宙中孤單存在,他們一直孤單存在並將始終孤單存在,哦,這一系列重要問題確實沒有被很多人思考過。即使那些確實思考它的人們,也往往非常浪漫地思考宇宙中的生命,它將給人類帶來什麼,以及人類將從這種相遇中獲得什麼。他們思考探訪者們將對人類的藝術和文化,歷史和性情多麼感興趣。

因此即使在那些確實思考這些問題並認為它們重要的極少數人中,也往往存在著大量浪漫的揣測。人們害怕現實地面對宇宙中的生命,因為它揭示他們的軟弱。當我們講述軟弱時,我們並非講述你們缺乏科技。實際上,我們在講述你們缺乏覺知,你們缺乏生命中的焦點,你們的國家和文化裡缺乏社會凝聚力。人類內部分裂且爭議。這使你們對外部勢力孱弱易感。可實際上你們的易感甚至不只這個,因為它和你們的思想狀態相關。它和你們對自己以及你們世界的觀點相關。它和你們的假設、你們的幻覺和你們的執迷相關。

就好像一個巨大風暴在構建並已經構建了一段時間,可是人們沒有留意。那麼當風暴襲來時,哦,它帶著如此狂暴襲來。它帶著如此影響力襲來。人們完全吃驚,他們憤怒和驚恐。然而徵象已在那裡了。

甚至人類科學現在也開始承認宇宙充滿生命在理論上是可能的。然而誰關注你們的首次重大相遇會意味著什麼?

當盟友簡報被呈現時,將存在各種各樣的否認、批判和拒絕。為什麼?為什麼針對每個人確實認為很有可能的一種相遇有著如此多的否認?然而當它確實被闡明時,你將看到大量否認。“離譜!荒唐!不可能發生!”你將聽到科學家們說:“哦,鑒於旅行和速度等等的局限,不可能有另一個族群來到這裡。”多麼自大!人類敢假設其他國家和文化在漫長時間裡能夠發展什麼嗎?宇宙受到人類理解的局限嗎?其他族群不可能在科技上遠遠超越人類成就嗎?

你或許會說:“哦,當然!”可是當面對一種真正相遇的前景時,人們唱出一種非常不同的腔調。他們的理想主義離開他們。他們的浪漫主義被投入質疑裡。他們宏偉的預期被關注和焦慮陰翳。

因此當人類的盟友訊息被呈現時,人們開始感受他們恐懼的真正核心,他們的缺乏準備,他們位置的軟弱。盟友呈現著關於宇宙生命的一種非常現實的觀點。他們在此並非回答你們可能有的每個問題,而是給你們一種覺知,關於當今世界到底在發生什麼,並驅散圍繞人類和其他智能生命形式相遇的前景的大量空幻揣測。甚至空幻的期待,滿懷希望的期待,實際上在其核心是恐懼,因為你們不確定,因為你們不知道,因為你們沒有準備,因為你們在坦誠認知的瞬間意識到你們究竟多麼孱弱易感,生活在你們世界的表面,暴露在宇宙裡且沒有防衛。

想一下假如你們是到訪你們世界的另一個族群,你們只是想觀察人類行為。只是觀察它,不加干涉。哦,你能夠向下看到一切。它都在那裡。人類活動,人類參與,人類衝突,人類關係,人類科技,人類溝通——這都向審慎的觀察者敞開。

因此,非常重要的是理解人們為何害怕。針對接觸實相的恐懼是深層的。很多人有著這種非常宏偉的觀點,即他們是上帝創造的尖峰,他們的宗教建立在人類靈性和人類身份的優越之上。當他們發現人類是在一個智能生命大社區裡進化的小小族群時,將發生什麼?而且這個族群實際上非常軟弱、分裂,在創造的廣袤之中無足輕重!

人們的宗教觀點無法容忍這種領悟。很多這些觀點已經被科學發現侵蝕,這些發現顯示宇宙並非圍繞這個世界旋轉,這個世界只是圍繞一個巨大星系的眾星中一顆無關緊要的星星旋轉的小行星。那麼人類的優越何在?你們在宇宙裡又是誰?你們對於任何人或任何事來說真的重要嗎?

我們提問這些問題以帶你進入你焦慮的核心,因為你必須在自己內在直面它。沒有能力或不願這樣做,實際上是關於人類在宇宙中的位置和關於當今世界正在發生的外星干預的實相的所有人類無知和推測的源泉。

人們說:“哦,這裡沒有發生干預。多麼荒唐!這都是某些人的幻想以及他們對關注的需要或是他們的無聊之類。”你在這裡真正聽到的不就是一種藉口嗎?這正是一個人安撫自己以避免體驗真正焦慮的方式。

如果你能夠理性和客觀地思考這個,你會說:“哦,我們當然會在某個節點上被探訪!我的意思是,如果宇宙中存在智能生命,那裡的某個人一定知道我們在這裡存在。”如果你不受限於人類科學的局限,那會打開通向很多可能性的大門。

如果你能提問這些問題,你或許自己會想:“是的,當然人類將被遇見。是的,我們的資源將被審視。是的,我們的世界將被評估。是的,宇宙中有其他力量或許想讓我們的世界成為他們組織的一部分。是的,他們會想以某種實用方式從這個美麗地方撈取好處。”

你看,這些觀察如此明顯。這些揣測,如果你會這樣稱它們的話,如此合理,可人們將不去思考它們。他們將不去面對它們,因為他們的焦慮,因為他們的恐懼。事實上,宇宙生命的實相,和宇宙生命的相遇,以及干預本身,合在一起代表著當今世界最被否認的實相。人們將認為:“這不重要。我有我的工作。我有我的家庭。我有,你知道,我自己的日常問題。我的意思是,這為何和我相關呢?”你在說什麼?如果一種干預正在世界上發生,你認為它和你、你的生命以及什麼將發生在你身上無關嗎?

在此你看到嗎?這是“隔離者思維”。盟友簡報帶來這一實相即人類的隔離結束了!可是隔離者思維繼續著,沒有減弱。除非你和來自大社區的勢力有著直接相遇,你的生命以某種方式受到干擾或擾亂,哦,你將只會繼續以你一直思考的方式思考,基於你一直基於的假設生活,不留意正在塑造你的生命和天命的更廣大實相。上帝怎麼能夠觸及你並告訴你開始警惕和覺知,讓你回應正在改變你的生命和天命的這些更廣大實相呢?

人們喜歡那個想法,即一個上帝在那裡,當他們溺水時,將給他們投擲一個救生圈,可是這個想法,即上帝將干涉他們的生命,向他們展示某種他們真的不想看到的東西,哦,這確實是對信念的一個考驗,不是嗎?這正是今天正在發生的。正因為如此大社區靈性的教程正在世界上,因為這是上帝的訊息,以警示人類這一更偉大實相並讓人類進行準備。只有覺知是不夠的。如果覺知主要帶來焦慮和恐懼,人們將不知道該做什麼。他們將會說:“哦,我的上帝!我們做什麼?”他們不知道該做什麼,因為他們以前從未直接回應過這個。正因為如此上帝的訊息帶來準備,這樣人們就能開始像他們生活在一個大社區裡那樣思考。然後他們能夠開始覺知大社區實相在那裡,將直接影響他們、他們的生命和他們的世界。

準備必須賦予你這種更偉大覺知和意識,這種敏感性。否則,你們就像地上的一個將被犁埋的蟻群。可憐的蟻群絲毫不知道將發生什麼。直到它們毀滅的那一刻,哦,生命將始終如以往一樣。

可是你們不是螞蟻,你們有意識。你們能夠思考未來,你們能夠思考你們視線範圍之外的事物。你們能夠思考自己生活在一個更廣大生命場景裡,包括在世界裡以及在超越世界之外的一個大社區裡。當你發展這種大社區覺知時,你開始看到你們的世界是一個非常特殊的地方,有著美妙的屬性。你會想:“哦,當然其他人會對我們的星球感興趣。對我們感興趣,並非因為我們壯麗,而是因為我們是這個地方的管家。我們控制著這個世界。”你會開始非常、非常客觀地思考你們在此的狀況。

然而,甚至宣稱他們擁有客觀且科學的觀點的人們,實際上依然被這種根本性的恐懼和焦慮支配著,並依然生活在對世界正在被探訪且干預正在發生這一事實的普遍否認中。他們處於如此一種否認狀態,以至他們甚至將不考慮它。他們將不靠近它。信息、證據到處都是,可他們甚至將不靠近它。他們將只是說:“哦,不,不。那都是愚蠢。那只是沒有安全感的人們試圖獲得關注。”

他們處於否認中。他們認為他們是理性的,可實際上他們非常不理性。他們在支持和強化他們自己的無知以及他人的無知。即使他們無法接受干預正在發生,哦,可是宇宙生命的前景對他們來說依然是一個非常美妙、浪漫的旅程。這就像你們以最壯麗的方式夢想的某種東西。“哦,我們將遇見這些先進族群,他們將給我們很多科技並啓發我們如何生活在和平裡等等。”這都是愚蠢!他們根本不知道外面的宇宙中正發生什麼。

如果這些理性的人們被賦予大社區靈性教程提供的一個大社區視野,哦,我的上帝!它觸及那核心的恐懼和焦慮。他們在那一刻感到他們多麼徹底地孱弱易感,他們多麼沒有防衛,他們多麼沒有準備。你看著人們,他們一無所知。他們不想知道。你看著你們的世界,你說:“哦,我的上帝!我們甚至會在我們不知情的情況下被佔領!”

假如你沒有大社區靈性裡的準備,假如帶著這一覺知你無處可去,這會是壓倒性的,因為你會認為你們沒有援助。就好像人類,就像一個毫不警惕的土著部落,只是等待著被別人接管。

然後,當然還有假設科技等於救贖的問題。這正成為世界很多文化裡的一種現代宗教。發達國家越來越相信科技現在確實是他們的救贖。存在一個問題?哦,科技將解決它。某種東西我們無法理解?哦,科技將克服它。一種我們沒有準備的狀況可能出現?哦,科技將應對挑戰。“我們將在十一點用我們的科技應對挑戰。”這是一種不加質疑的信仰,即科技將拯救你們,無論什麼發生——就是科技加上人類靈巧。無論一種狀況可能多麼壓倒性,靈巧加科技將在最後時刻得勝。

你能看到這都是否認的組成部分嗎?這是一廂情願的思考。關於大社區,這確實是一廂情願的思考。你以為針對或許想為他們自己獲得你們星球的大社區勢力的存在,人類將製造一種科技性的答案嗎?我們可以向你保證,並非是在科技的層面上,你們將能夠抵消這一存在和這些影響。面對一個科技上可能超前你們一千年的族群,你以為你們將在接下來的幾年裡帶來一種改觀嗎?

考慮這個:答案將不會發生在科技層面上。它將發生在思想和意識層面上。那些干預當今世界的族群,非常關注保護世界資源,保護人類作為一個勞工階層在這裡的存在。他們無法單憑科技實現這個。是的,他們的科技在繳械某個他們為了調查而想擄走的人上可能有用處。然而,如果他們在你們世界上強行施展他們的科技的話,他們將毀掉世界資源,毀掉人類在這裡的存在,他們不能那樣做。因此,他們必須使用恰恰你們能夠抵御的方式。

然而在此我們再次遭遇恐懼,因為人們意識到,沒有他們的科技,沒有科技將得勝的希望和信仰,沒有能夠解決問題的人類智力,他們再次回到這個非常易感的位置。可是我們在此並非講述智力。並非在智力層面上,人類將能抵消這一存在並在大社區裡強化自己。就科技以及某些問題解決而言,智力扮演著一個非常重要的角色。可是在這個狀況裡,將需要一種更深刻覺知。

畢竟,你們中一些最才智過人的人們對干預完全否認,認為宇宙中的生命是某種遙遠的可能性。你問自己:“哦,如果他們如此出色,如此受到良好告喻,他們為何感覺不到當今世界的這一存在呢?他們為何甚至不能作為一種可能性去面對它並研究證據而非即刻驅散它呢?如果人們如此聰明,他們怎麼能如此愚蠢呢?”無知是一方面。無知能夠通過獲得信息和視野被補償。可這不只是無知。這是自大。這是假設你知道宇宙中的生命是什麼。哦,我的上帝!人類知道宇宙中的生命是什麼?哦,我的上帝!人類遠不知曉宇宙中的生命是什麼,它是可悲的!

基於對科技作為人類救贖源泉的毫無基礎的信仰,很多人認為,哦,更多科技就是更多救贖。他們認為科技進步族群已然進化到超越利己、糾紛和狡詐。他們認為科技進步族群沒有衝突,這些族群已然超越人類仍舊面對的長期問題。多麼荒謬的假設!你們今天擁有你們的前輩一百年前甚至無法想象的科技。然而你們自己已經克服了這些問題嗎?

因此,別指望專家給你答案。你必須自己找到答案,因為專家可能不知道,可能不想知道。記住,他們就像你一樣是人,他們有著他們可能不願面對的他們自己恐懼和焦慮的關口。

某種意義上,干預是能夠發生在人類身上的最挑戰的事。在此人類不利或軟弱的一部分,是它假定它確實理解生命,它確實知道宇宙中正發生什麼,它理解誰能旅行,誰不能旅行,需要多久到達星球。它假設人類理解為宇宙裡的所有理解設立標準。這是人類自大,支持和強化著人類無知。

這被呈現在大社區靈性教程裡,這被非常直白地呈現在來自人類的盟友的訊息裡,即宇宙中的生命是挑戰、艱難和競爭的。如果你們浪漫地接觸宇宙中的生命,或是如果你們完全否認它,你們在帶著巨大風險這樣做。

這裡真正需要發生的是人類覺知和人類學習的一種全新轉換。這就像你們到達了這個偉大關口,必須存在一種全新的理解模式。並非只是在過去理解上構建,給人類覺知添加另一個特性或另一個維度。而是你們在此必須實現某種飛躍。這是因為人類理解依然如此基於一種人類為中心的宇宙觀,以人類作為一切的中心,不加質疑地相信宇宙中的生命根據人類價值觀和理想運作。

對於很多人來說,依然有著這種想法,即上帝主要關注人類作為創造的中心,其他一切只是這一偉大人類戲劇的牆紙而已。看看你們的宗教。它們真的準備好應對大社區實相嗎?讓我給你這個類比:過去的五百年裡,在你們世界的無數地方,土著部落被接管,文化被同化和毀滅。今天這依然在發生。他們有他們的宗教,這可能非常廣闊。可是他們的宗教通常不包括他們疆界之外的人類生命實相,這將他們置於一個非常孱弱易感的位置,因為他們在面對一種干預時,確實不知道如何回應。

相對於大社區,人類在這個世界上的基地就像叢林裡的一個小村莊。當這個村莊遭遇來此尋求利益的勢力時,它能做什麼?哦,很有趣的是,它確實能夠做很多。首先是開始覺知干預,並面對你自己的恐懼和焦慮。在此有必要看到你是多麼缺乏準備,你是多麼孱弱易感,你甚至多麼容易被說服認為並相信探訪者在此是為了你們的利益。這是首個關口,很不幸很多人將無法跨越的一個關口。他們將退縮或進入否認或對整個事件投以一種非常偏好的觀點。首個關口是認知你們的狀況。即使干預此刻沒有發生,你也知道某個時刻它將發生。

你看,這很有趣。人們有著他們關於宇宙智能生命、先進科技以及四處漂浮著的利他存有組成的其他族群的宏偉觀念。然而人們最害怕的是他們將遇見像他們自己一樣的其他人,但更強大。關於和世界外智能生命相遇的前景,人們究竟害怕什麼?他們害怕他們將遇見他們自己。或許以一種不同形式。或許探訪者將看上去不同,使用一種不同語言和一種不同溝通方式。可是人們真正害怕的事情,甚至沒人能夠談論的事情,尤其在開悟圈子裡,是他們將遇見他們自己這一現實。

這並非示意你們的探訪者是人類或根據人類理想和信仰運作的智能生命。我們在此真正告訴你們的,以及你們必須開始面對的,是你們將遇見受到驅使你們的相同需求驅使的存有。

你們生活其中的大社區生命是一個非常競爭性的環境。你能在你們自己的世界裡看到這種競爭。你能在自然界裡看到它。你能在植物和動物層面看到它。然而大社區是一個你們甚至無法理解規模上的競爭環境。這意味著那個環境裡的每個人,尤其那些貿易和商務的積極參與者,必須找到資源,獲得其他國家的聯盟,並常常試圖說服那些國家進入和他們的聯盟裡。

對於資源的需求沒有因為科技而終止。科技沒有終止生命的基本需求。它沒有為你們做到,也沒有為宇宙裡的任何人做到。是的,它讓你擺脫某些基本活動,可是它製造更多複雜。你或許不需要為了你的食物出去打獵和捕魚,或種田,可是你必須去工作。你必須維持一個遠更複雜的生命以負擔你需要吃的食物。科技讓你擺脫打獵和採集,讓你擺脫基本農業,可它沒有讓你擺脫對資源的需求。實際上,它讓你的生命更複雜、更興奮,可從其他方面來說,也更艱難、更有壓力。

對宇宙生命來說是同樣的。每個人必須吃東西。每個人必須維持他們所創造的。每個人必須應對或許在為基本資源爭奪或競爭的其他智能生命形式。你以為宇宙裡的一個先進國家沒有對資源的巨大需求嗎?

國家或組織變得越龐大,他們將對他們成員的個人自由越限制,對於秩序和服從的需求越巨大。正因為如此在宇宙裡,真正的自由國家是小型和隔離的。它們的科技賦予他們優勢,但它們必須保護它並讓它保持隱蔽。

這就像你得到一百萬元,帶著你的百萬元去到市場上。哦,多麼粗魯的震驚。現在每個人都是你的朋友。現在每個人都想邀請你投資他們的事業,他們的計劃,或是他們需要你的財務幫助,因為他們處在困難裡。如果人類能夠超越它的疆界旅行,帶著它的偉大動機和事業進入宇宙,它就會像擁有一百萬元的小主婦走進市場一樣。你們不會維持很久。

你看,生命的這一實相,被如此否認,它是必須去面對的某種東西。你將在宇宙裡遇見誰?你將遇見像你一樣的其他人。並非完全像你。並非長相像你或說話像你或穿著像你。可是他們在他們的需求上像你。宇宙裡的那些資源探索者並非靈性開悟。

因此,有必要抵制很多流行的假設和信仰,空想和神話,因為否則你無法面對狀況。如果你無法面對狀況,它將主導你。人們向上帝祈求指引、力量、勇氣和和平,上帝發來大社區靈性作為一個準備。人們說:“這是什麼?我沒有要求這個!我將拿這個做什麼?它不相關!”你不知道什麼相關。你認為相關的或許對你個人來說重要,可它不會在未來保護你們的權利和你們的自由。

人類和宇宙智能生命的相遇並非人類太空旅行或人類科學或人類哲學或人類宗教的產物。它是干預的結果。它是其他族群來此為了為他們自己維護這個世界的結果,他們相信人類將在它的衝突中破壞世界,人類將毀掉世界寶貴資源。

思考這個。這正是人們反應的方式。假如,讓我們說,世界上的發達國家發現隱藏在叢林裡的小部落坐擁成噸的黃金或其他礦物,或擁有充滿珍貴木材的廣袤森林,你以為發達國家會不干涉嗎,尤其如果他們感到這些資源將被浪費?或是如果土著們在砍伐所有樹木,因為他們喜歡陽光或他們想種植他們自己的食物?哦,世界上的國家將到那裡做他們能做的一切來獲得資源,或合法或非法。這正是人類國家將會做的。你以為他們會坐等土著掠奪或忽視他們所擁有的嗎?當然不會。哦,如果那片土地對於強大國家來說沒有價值,當然,給他們保留地。可是如果他們坐擁價值一億元的黃金,那將不會成為保留地。

你們的世界像那樣被看待,被你們的探訪者,被宇宙中看到這個寶貴的小世界以及這個相對破壞性的族群在破壞它的自然資源並違背它的自然規律的其他人。你以為這不會帶來一種干預嗎?一些人想:“哦,當然,他們將到來並請求到此的許可,我們的國家、我們的政府將制定出一個交易。”哦,我的上帝!你在開玩笑嗎?相反,將會發生的是那些干預族群將確立一個干預和整合計劃,因為他們想維護人類勞工力量。他們無法生活在你們的世界上。他們將讓你們做所有工作。讓土著們淘金。就像你們世界上發生的那樣。你以為土著的許可被需要嗎?哦,或許他們將找到一種方式引誘你們給出你們的許可,可是他們將獲得他們想要的。在你們當今世界的狀況裡,你們的探訪者們將獲得他們想要的,除非你們阻止他們。你們將阻止他們的方式並非只是利用科技。是通過智能,通過狡猾。並通過人類家庭裡的合作。

抵消干預的第一步是覺知,可覺知確實是一個巨大關口,因為人們的恐懼、焦慮和失敗的理想主義。你能面對你自己的恐懼嗎?你能面對你自己的孱弱易感嗎?你能面對或許你對狀況的評估確實是錯誤的這一事實嗎,假如你真的對它思考過的話?人們或許會說:“哦,好的,我們獲得覺知。現在接下來是什麼?”哈!他們沒有看到覺知確實是巨大的!

下一步是你必須在你看待自己的方式以及你看待你們的世界的方式上建立一種大社區視野。你以為人類還會破壞世界資源嗎,如果人類能夠認知保護和維續這些資源正是將保護人類未來自由的話?如果人類喪失它維續自己的能力,開始依賴外來力量不只獲得先進科技而且甚至是基礎資源的話,你們將失去你們的自由。

或許你會說:“哦,我不相信。我們不會失去我們的自由。”可是如果你客觀地思考它,你將看到你們將失去你們的自由。要麼公然要麼微妙,你們將開始依賴宇宙裡的其他族群,他們將決定參與條款。他們將控制你們的世界。然而因為他們不想製造一種人類革命,他們將試圖以如此一種方式控制你們的世界,以至對於民眾來說被掌控將是可以接受的。正因為如此正在當今發生的干預是如此狡詐,如此小心地隨著時間推移被展開。如果他們以武力來到這裡,那麼每個人將會反應,將會發生巨大戰爭,世界資源將被嚴重破壞。這裡將不會有人類勞工或願意或能夠幫助干預族群,整個計劃將被破壞。

你必須獲得一種大社區視野。你是生活在這個世界上的一個人。這個世界沒有得到保護。它是寶貴的。它被他人尋求。來自其他族群的干預將隨著時間推移增加。你們將如何捍衛你們的疆界?你們將如何能夠確定誰在這裡,他們為何在這裡,以及他們在做什麼?這不能是秘密團體和秘密政府的獨享。

人類必須成長並超越它孩子氣的自我執迷。它必須超越它關於自己以及關於生命的不成熟空想,並變得現實。否則,干預將繼續,你們的世界將逐漸被外來力量管理。那時,帶著你們的抱怨,你們的抗議和你們的憤慨,你們將去哪裡呢?正因為這個原因,獲得覺知和一種大社區視野是關鍵的,因為沒有這些,你甚至無法開展下一步。

第三步是學習思維環境。思維環境是影響力場景。人們對此知之甚少,可它在大社區互動裡非常重要,尤其在相關競爭的族群或組織之間。他們必須花大量時間試圖辨識對方將做什麼,並試圖以微妙方式影響對方。這並非主要通過科技發生,而是通過意識,通過覺知,通過思想投射,通過狡猾活動。競爭者們通常分享同樣的科技,因此科技並非優勢。優勢是狡猾和說服。你還無法看到這個,因為你依然像你生活在隔離中那樣思考,認為宇宙被人類原則支配。你不想思考這個,因為你意識到你沒有這些技能。這讓你感到害怕和易感。因此準備的第三步是發展思維環境裡的技能。你確實能夠學習如何這樣做,可是你必須擁有覺知,你必須擁有一種大社區視野才能開始。

第四件事,它實際上必須始終被發展,是內識。內識是什麼?當我們講述內識時,我們並非講述視野或信息體或數據。我們在講述認知能力——超越欺騙,超越表象,超越個人喜好,超越恐懼並超越否認。認知能力。干預已經活躍了近50年。聲稱在研究UFO現象的人們,哦,他們已經認知任何事情了嗎,還是他們依然在收集數據?“哦,我們不想做出任何過早的結論。你知道,這如此複雜,我們或許永遠無法理解它!”你在說什麼?這是否認嗎?這是不願做出一個結論嗎?還是人們就是不知道?他們無法看到和感到這究竟是什麼嗎?五十年之後,他們無法看到和感到這究竟是什麼嗎?他們需要更多證據?哦,我的上帝!還要多少證據?再有50年的證據?一百年的證據?再有50年的證據,那麼一切將結束了。你將做出的結論將如此明顯。

這就像擁有30年婚姻的人們根本就不該結婚,他們花了30年才弄清他們確實在過去的某處犯了一個錯誤,他們確實本應遵循他們的更深刻感受,不和那個人走下婚姻走廊。可是他們在過去的30年裡一直努力讓它奏效。

沒有內識,你將只知道其他人想讓你知道的。你將只思考其他人想讓你思考的——無論是你的父母,你的文化,你的社會團體,你的政府,或大社區。你基本上就像牲口一樣被四處引領,從牧場到牧場。沒有內識,思維環境支配你和壓倒你。內識是你內在的更深刻靈性思想。它是你唯一不受思維環境影響的部分。它是你唯一擺脫欺詐和操控的部分。

你嚮往你自己的自由嗎?那麼你必須學習內識之路。否則,什麼是自由?擁有更多錢?更少工作,擁有更多錢?那是自由嗎?看看那些沒有自由的富人。哦,他們有很多錢,他們可以去他們想去的任何地方。他們甚至不必工作,他們一些人。他們自由嗎?還是他們是他們的金錢、他們的狀況、他們的特權、他們的食慾和他們的恐懼的奴隸呢?

人類的盟友簡報裡的訊息是關於自由。為了擁有自由,你必須開始覺知干預。你必須獲得一種大社區視野。你必須學習思維環境以及它對你的影響。你還必須發展你對內識的體驗。這裡沒有很多科技,儘管科技或許在所有這些中扮演一個小角色。

當我們講述學習內識之路時,我們並非講述只是發展直覺。這不夠。你必須確實聯接你自己內在的知的思想,這不是一個容易任務。很多人將不情願或無法做到這個。可是並非每個人必須做到這個,人類才能扭轉浪潮,發展一種大社區覺知,並開始在你們世界周圍構建疆界。

武力不能被用於接管像你們這樣的一個星球。因此,干預必須是微妙的。它必須是欺騙性的。它必須是入侵性的。它不能使用殘暴武力。殘暴武力會破壞探訪者的結果,如果你們能夠稱 他們為探訪者的話。有很多原因使他們將不會使用它。

造物主回應了人類的這個巨大需求,一個甚至幾乎不被認知為需求的需求,通過呈現大社區靈性教程。這個教程包含大社區生命的實相。這樣一個教程過去從未被賦予世界,因為過去它不被需要。是的,有很多靈性教程在一定程度上強調內識之路。可是一條大社區內識之路過去從未被賦予世界。然而,你們現在需要它。它將不會取代世界宗教,而是賦予它們一個更偉大範疇,一個更偉大視野,和一個更偉大背景,在其中繼續成長、存在和進化。

然而奇怪的是世界宗教領袖或許將最抵制學習一種大社區靈性。為了維護他們的傳統、他們的權威和他們的權力,他們或許將否認恰恰將給他們的傳統提供在大社區裡的一個未來的東西。因為沒有人類自由,就沒有未來。沒有人類獨立自主,就沒有未來。沒有對大社區的一種理解,對這裡的任何人來說,就沒有未來,沒有一個你能以任何方式擁抱的未來。

你必須看到這和你自己的相關性。你想從生命獲得的一切,你想成為、做和擁有的一切,干預都能夠從你奪走它。你將不動腦筋地追求你的個人目標,和其他一切一起下地獄,說這無關緊要嗎?

即使干預沒有發生,你們自然資源的惡化和世界不斷增長的人口,無論如何也將改變你們能擁有什麼。一些人說:“哦,我只要獲得我想要的,我將不擔心其他任何事情。”當人們這樣想時,他們就像蝗蟲。落到田地裡,它們將吞噬眼前的一切。它們將留下一片荒地,繼續行進,直至無處以繼,然後它們都將滅絕。這是人類發展的前途嗎?像破壞宿主的寄生蟲,當宿主死去,它們也都死去?

現在,大部分人會說:“當然不!絕不!”可是如果他們的行為是利己的,那麼這是一個恰當的類比。有趣的是,那些干預你們世界者把人類視為世界上的一種破壞性勢力,將毀掉這個極美的地方。他們的態度是:“我們將到那裡阻止他們。如果他們無法正確使用他們的世界並維護它,哦,我們將為我們自己拯救它。他們可以為我們工作。”這正是他們的思考方式。這是他們的視野。這是假如你們處在他們的位置上也會思考的方式。即使帶著人類所有的偉大理想,你們也會像這樣思考。“我們不會讓他們毀掉這個地方!如果他們無法從它受益,我們將會!”這正是一個人類政府會回應的方式。或許這也是你個人將回應的方式。

那些干預者並非邪惡。他們只是從某種視野看待狀況。他們沒有受到內識或靈性指引,否則他們就不會在這裡干預了。

世界上有些人想要干預,因為他們認為外星族群在此總會從人類自身拯救人類。他們相信外星族群本身所抱持的相同視野。有時他們自己做出這個結論。有時這種思考受到干預的鼓勵。然而結果是同樣的——失去人類自由和獨立自主,這將非常完全。如果你思考這個,你將意識到這對你們來說是最差的情景。

正因為如此造物主在提供針對大社區的準備。正因為如此它必須被學習並被放在心上。正因為如此覺知必須被獲得。人們必須面對他們的恐懼和焦慮,意識到他們所處的境況。他們必須獲得一種新理解,關於他們在宇宙中的站立點,以及他們作為這個世界的土著民眾及管家的角色和責任。他們必須發揮他們個人和集體性的力量來維護他們自己的鄉土之地。

你的靈性理解需要改變,從而讓你意識到上帝賦予了人類什麼,來維護人類自由、理解和合作的進步。在宇宙裡,這些必須得到捍衛。你需要認知你必須成長超越你的空想和你的理想,甚至你的要求和期待,以清晰地看清狀況。造物主要求人類的盟友作為觀察者,提供評註並呈現他們的訊息,這樣人類就能開始獲得一種大社區視野。

上帝提供了一個關于思維環境和內識的教程。學習內識之路是每個人的一個個人靈性旅程。內識是活在你內在的更偉大智能。它知道如何應對大社區。內識不受人類信仰、假設、執迷、欺詐、理想或野心的支配。它是純粹的。它是你聖潔的部分。它知道。你的思想思考。內識知道。它們之間的鴻溝似乎是巨大的,可它們能夠結合在一起。這是你靈性發展的終極目標。這個大社區靈性的禮物旨在為人類自由提供一個真正基礎,賦權個體,賦權團體,賦權人類,它正在一天天喪失力量給那些正在世界上干預者。

我們希望這個論述提供明晰,可這確實只是第一步。別以為你能夠閱讀這個論述或閱讀人類的盟友簡報,然後說:“哦,我現在理解了。我知道該做什麼了。”你還不知道該做什麼。可是你或許開始獲得一種理解。如果這在你內心深處激蕩起某種東西,那麼你內在的內識正在被激發。可前方有很多要學習的。

人類和這個世界外生命實相的相遇是一個新關口,或許是人類曾經面對的最重大關口。學習將必須是迅速的。別以為你已經知道或理解。你不。你或許擁有一個想法。你或許體驗到和這個訊息的一個共鳴。你或許感到它是重要的,可你依然必須培訓和準備。你並非因為喜愛山就攀登世界的最高山。你並非因為擁有登山靴就攀登世界的最高山。你必須培訓和準備,否則你將無法成就它。

這是你們時代的挑戰。這是你們時代的偉大。這是你將找到你自己的偉大的地方。在你的個體追求裡,你將永遠找不到你的偉大,因為那裡沒有偉大。你將只會在回應世界上的一個真正需求以及甚至此刻就活在你內在的召喚中找到你的偉大。這是將帶出你內在偉大的偉大境況,只要你能回應。